14、14(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中间他们酣畅之际,电视屏幕恐怖地亮了起来,把两人身体照得惨白怖人。

被欲望浇灌着的脸瞬间清醒。

温柏义捂住她的眼睛,安抚道,“没事的。”

她抱住他,说自己不怕。这一刻很奇妙,无所畏惧。

秦苒的长发极美,发量丰厚,海藻一样,五指穿入,被缠住了一样,温柏义不住埋入深嗅,发出赞叹。她懊恼自己回来只洗澡没洗头。这个时候,总是想完美一些的。

他说,有海水的发香更特别。头发捕食他的全部注意力,被海藻包裹,感官都混沌了。

她的指腹能读出他身体的盲文。那些隐秘角落,随时间枯萎的幽微敏感,一一触动。这让温柏义感觉到神奇,她笑话他,怎么会有人腘窝敏感,说着不住拿脚尖在他小腿的腘窝处蹭。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本来只是喜欢他的腿毛,一踩,就像开关一样,他失控地释放,这是他第一回崩溃的症结。第二回,他们探索了一下,惊呼神奇,好像两个开宝箱的老小孩。

“你好容易出汗。”秦苒放弃了为他擦汗,抱住他湿漉漉的头亲了亲,“需要补点水吗?”

“我怕表现不好。”他像是攻克难题的学生,径自埋首。疯狂的呼吸带走他的水分,结束他像从水里捞起的溺水者,望着黑丝绒天花板双目放空。

“怎么会?”秦苒起身,又被他捞了回去。

“别动,抱会。”

他们享受完宁静前的暴风雨,此刻滑溜溜得像泥鳅。

“我想帮你拿瓶水。”

他摇头,“等会喝。”

秦苒问他,“这算你的什么水平?”由于黑暗与心跳,时间被模糊,但从身体的感觉上来看,他表现得很优异。在这方面她对头脑优等生有偏见,认为他们在体力项目、体贴项目上处于劣势,而性恰好二者兼有,所以她对这桩床笫风月没抱有多高的期待。

即便今天他全程表现都像第一次一样失常,她都可以接受,何况他属于超常发挥。

“一般水平吧。”温柏义说完自己笑了起来,“还要自评?”

“我只是好奇。”她躺在他怀里,“毕竟你见多识广。”

“那这个时候我可以吹一下牛吗?”

“属于男人的牛皮吗?”她笑得歪倒,又在笑声里渐渐倒抽一口凉气,“你……”

酒店的天花板像一层丝绒夜幕,浓郁而厚重,像被雨水浸湿随时要掉下来。白墙上的人形分开又重合,密度有时高有时低。

埋入弹丸之地,恍惚窗外的雨变大了,巨大的声音撞击房间。

舐遍高山峦地,云卷云舒,世界又好安静,像急雨后陡然升起的轻烟,轻轻柔柔。

他们相拥时她开了机,提示王卓青的两通未接电话。

秦苒冒出疑惑,“打两个电话,怎么了?”

“可能……”未及说完,温柏义的嘴巴被捂住了,秦苒接起来电,“王叔叔,对,我在睡觉……啊?哦……好的。”

温柏义微微涣散的眼神徐徐聚焦,露出好奇。

她俯视,瞪大眼睛卖关子,“你猜发生了什么!”

他皱眉。

秦苒蹦下床,拉开窗帘,一室甜腥的熟烂狼狈陈至眼下,但丝毫不丑陋。

黑暗乍涌入云彩,刺得温柏义下意识抬手遮挡,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惊呼:“晚霞!”

秦苒看漫天晚霞,如见神迹,想到午间那道穿破云霭的光。一定是它。她总觉得自己是被上帝透露剧情的小孩。

“这里的一天像是有48小时。”不止,72小时,96小时,120小时。长得好像一辈子。

雨水收梢,忽然放晴。

夕阳不断隐入海中,落下耀目碎金,温柏义起身将她包裹,“回床上看吧。”

“我想去外面看。”十指和掌心所及皆是不尽的欲望。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埋在她的发丝间,鼻尖一路下滑,裸背渗汗,夹杂缱绻后的味道,如靡靡雨丝里青草的喘息。

“不舍得?”她故意问。

温柏义只是沉默。

“你们应该在找你。”秦苒提醒。能打电话给她,肯定也会打给他。

“一起看会?”

“多久?”

“一首的时间好吗?”

秦苒播放了《丈夫、太太与情人》里的一首老歌,他皱着眉头,喝矿泉水,努力听懂,想挤出什么附儒风雅的回应。

秦苒笑得打滚,抚平他蹙起的眉宇,“就是一首歌,没什么。”

她没说这首歌叫《爱为何物》,好像有点矫情了。这个时候,谁都怕被误解动心。

手机铃声响的时候,她赶紧按掉音乐,“你接。”

是他老婆。

温柏义在确认来电后,看了一眼她。她无所谓似的牵了牵唇,扭过头,背对他,实际心跳蹦到喉头。

要有多熟练,多坦然,才能训练出背德的强硬心理素质。

温柏义应付完两句挂断了电话,她还在发抖,不敢移动。她在这件事情上天赋不高。

好在秦苒装冷静很在行。温柏义过来拥住她,唇上脸颊嘬了嘬,“继续放吧。”

“什么?”

“歌啊,那个什么丈夫太太情人……”名字很特别。

她面无表情地解了锁,继续播放歌曲。

余下也就45秒,没容得他的拥抱留得多久,就结束了。温柏义自觉地开始拾起衣物。越矩的脱衣总是曼妙的,穿衣就难免显得狼狈了。秦苒低头回复消息,在他那碍人的影子杵半天后,她像是终于抽出空来搭理他,“出了这个门,记得忘了。”

温柏义清清喉咙,“今天……”

她见他没答应,冷冷抬眼,“记得。”

不仅是明明,温柏义也实地体味了番人类感情的瞬息万变。海藻缱绻的淡淡咸湿尤留鼻尖,声音已经隔上一道冰冷的距离。

温柏义的衣服已经皱了,他将其换下,只是没有洗,叠好放进了行李箱。做这些事时,他想到是不是那通电话让她不安了。

他下到酒店大厅,秦苒已经与大家有说有笑,她细节地将午睡的舒适描述了一遍,说得一众老年人瞬间想挨枕头,温柏义踽踽走进视野,她没事人一样,挥挥手,“嗨,睡得好吗?”

“还可以。”他旁若无人地盯着秦苒问道,“去看晚霞了吗?”

话音一落,秦苒心头一惊。

王卓青朝外望,遗憾道,“现在开车过去天估计要黑了。”

彩霞颜色越发浓郁,唯美得像没有稀释过的颜料,又像是一重一重叠泼上去的。

“不好意思,是我睡久了。”秦苒道歉,“耽搁大家了。”

“没有,是我不好。”温柏义截下她的话。

老汤赶紧放下菜单,亲昵地拍拍温柏义的肩,“胡说什么呢,本来就是自由行的下午,明天去好了。”

“是啊,我们后天早上的飞机,明天傍晚去看42号风车拍照,来得及来得及。”

“哦,对了,老汤不跟我们一起回去了,”严笑儿生怕忘了,跟温柏义说改机票的事儿。老汤赶紧摆手,“我自己会弄的,不用麻烦温医生。”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