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虽有波折,好在逃过一劫。

温柏义送丁小华至电梯口,看电梯停在十楼后,按了下楼键,只是酒店大厅再无秦苒身影。

不仅是这一晚,次日到他们离开南澳岛,她再没有音讯。

温柏义找了一整晚,沿着大海一路寻过去,这时候找群里人要电话属实失礼,哪有深更半夜发去问询消息的道理。发去微信好友申请也没有回音,茫然又焦急,像一只走丢在海岛的羊羔。

终于等到他们起床,温柏义熬完了人生最漫长最绝望的日出。他克制焦急,假装漫不经心,淡淡地平静地问道,“秦老师呢?怎么没来吃早饭?”

王卓青这才想起早上的微信留言,叹了口气,喉咙间的痰音吼喽吼喽,“她被老公接走了说是这两天在汕头玩,过几天回南澳岛取行李。”

南澳小分队闻言纷纷在群里艾特秦苒,遗憾没能与她好好道别。

秦苒很有礼貌地道歉,发来一份汕头美食门店列表,瞬间点燃群里介绍汕头的气氛,温柏义也有回复,尽量控制语气,不过分亲昵,但在他接力队伍推荐完美食后,秦苒就没有再在群里发过言。

这个敏感的节点只有温柏义察觉到了。

他人只道秦老师肯定玩疯了,老公来了肯定开心,都不理我们了。温柏义则确定,因为他,所以她割裂与南澳小分队的关系。

温柏义找王卓青要了电话号码打过去,始终是忙音。她拒绝与他联系。

他编辑短信,告诉她丁小华的疑心被打消了,那晚什么事都没有,但她铁了心一样,没有回复。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人间蒸发。

温柏义想到周杰伦那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男女主角恩爱有加时分情节急转直下,宛如一个鬼故事。但与电影情节不同的是,女主消失后,他周围的所有人都能和秦苒联系上,除了他,除了温柏义。

温柏义回到s市当晚就是夜班,他查了邮件,确认自己中文文章被退稿,英文收到一封43条意见的退修稿件,勉强是件好事。他将这件事分享与一起轮值的研究生听,他恭喜后表示羡慕,宰了他一顿饭。

按照退修意见逐条修改途中,薛尔惜打来电话,问他旅游回来就值班,吃得消吗?

温柏义扶了扶额头,确实吃不消,秦苒消失后,他又有点失眠了。他很诚实地说,前两天没睡好。

尔惜有点气,“不能调一下班吗?干嘛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这么满,病了怎么办?”

“就一两晚没睡好,哪儿那么容易生病。”

“你不一样,你虚。”她本意是为他担心,但话说出来味道就变了。尤其听在温柏义耳朵里,更像是讽刺,“我怎么就虚了?”他是西医,不信“虚”。

那边也是语塞,没想起来,“你就是虚啊,你睡眠不好,睡眠不好的都虚。”

由于睡前通话导致情绪不佳,温柏义晚上又没睡好。

夜里病人病情波动,他听见硕士生接电话时吞吞吐吐,“要不冲洗一下吧”,“要不用止痛药吧”,“要不让他翻翻身试试,看不看能不能流出来?”

温柏义神志清明地听完全程,心中组织数个问题终是化作叹气,沉默起身去看病人。就研究生这番问答,都不知道要滚几回车轱辘。

研究生不好意思,听见床铺窸窣,跟着走出值班室,一起处理病情。夜间值班,本都是研究生先处理,处理不了再请当值的医生。温柏义一向比较负责,他要是再懒惰就不太妥当。

温柏义踏步昏暗的病区走廊,一间间房间铺陈延展,有一刻因睡眠不足晃神,鲜艳的酒店红毯画面来回闪现。

他紧咬牙关,揉了揉太阳穴,逼迫自己清醒。他已经回到s市第一医院,回到生活的正常轨道。

离开南澳岛,一切应该归位。

旭日东升。

泌尿外科54区在新大楼的20层东面,恰能观见桔红的圆球由五阳湖里蹦出来,火焰般的红光反射在高楼的玻瓦,掀开都市巨幅篇章。

城市的日出就像是抢拍的盗版电影视频,画质低劣,没有具体的震撼。

温柏义就这样连续看了两个夜班的日出,没有同事调休的情况下一周一个夜班,再遇见秦苒时距离她消失的那晚正好过去十天。

回忆故事比故事发生还要久,以致温柏义看到秦苒以为是第二世。她身着一件宽松乳白色连衣裙,皮肤滑如瓷片,要不是见过,他大概只会当做一个面容清秀知性的姑娘,失足一样在妇科门诊手术室徘徊。

南澳岛和温柏义像是大梦一场。

秦苒捏着b超报告在妇产科排队,烦躁得出了一身急汗,汗水染湿额角和背脊。她讨厌门诊,讨厌人群,这两天属于电视剧情的孕期生理反应终于姗姗来迟,她开始反酸,厌食,闻不得腻味,时常捂着嘴干呕。

在南澳岛,她时常觉得这个生命不曾存在,她是一个结了婚的自由人,她可以离开徐思伦。都21世纪了,离婚算什么,别人可怜的眼神算什么,会在那种情况下可怜别人的人才比较可怜。

只要她心智坚定,一切都不是事儿。

只要她好好跟家里说,只要她态度坚决,一切糟糕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也许她可以好好跟家里说,也许她可以做到挣扎出软糯的性格束缚,也许她可以试图去解决肚子里这个糟糕的问题。

她越想越无力,越无力越烦躁,海风吹不走孩子,也吹不散婚姻的阴郁。

温柏义为她按下下楼电梯,留下那句“放心,等我”时,应该不会料到那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那刻她很紧张,涌上羞耻感,但都不如下到酒店大厅,看到徐思伦来得震动。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