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秦苒信科学,不迷信,且对迷信嗤之以鼻,所以她不信徐仑后来走的那条艺术道路,整天穿得跳大神一样,写着鬼画符一样的毛笔字,这算什么艺术?简直是污名艺术。

但徐仑改名后,当真运势高走,连续签掉数个创意文字版权,接到各种书画交流大会的邀请,更有甚者,北方某城市打造的小园林请他为牌匾题字,这意味他的字体将被高高悬挂,游客观光游览,会将它带进照片一角。

曾经,秦苒会为他事业上每一点微不足道的进展而雀跃,渴望他越走越高,越来越成功,被越来越多的商家、名家赏识他书法上的天赋,渴望他能在她的父母面前翻身。

但现在——

“有钱吗?”秦苒看徐仑炫耀地拿出一摞合同,讽刺地发问。

是的,一摞,看上去像她常捧在手里的试卷、周记本或是应聘时递出的简历,还有塑封,字体版面规范,匆匆翻过的几页三方合同均有公章,不是空口支票。

“当然有!”徐仑见她感兴趣,飞快翻至金额的页面。字体确认之前30%,确认之后30%,应用后尾款40%。

“那你帮人题字多少钱?”

“这个没有明面上的钱的。”

秦苒半信半疑,“那岂不是不走银行流水?”

“对啊,这算是人情邀请,没有合同,口头上的。”

他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婆难得关心这些,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个个耐心回答,身体也越挪越近,沉重的红木凳发出低钝的声音。

他揉揉她的头发,撩起几缕细细抚弄,“最近做护理了吗?”话题不能总在自己身上绕,要关心老婆。

秦苒说卡到期了。

“那就充啊。”

“他们涨价了。”秦苒为难。

“你居然也在意钱了?”徐仑好笑地双手捧起她的脸,像是第一次认识秦苒,新鲜事儿。

“我当然在意啊!我又不是有钱到不用工作。”秦苒推开他的手,叹了口气,搁下筷子,拉开与他的距离,一副认真聊天的姿态,“而且我妈他们的房子这几年管理也跟不上了,物业推三阻四的。”

工作后,由于老师的形象素质需要,她穿衣的色调越发清寡,配饰价格也逐渐走低。上回系了条爱马仕的丝巾,别的老师问哪里买的,她赶紧从淘宝上搜了个盗版链接,她一度错觉自己活在社会食物链的顶端,需要粉饰自己才能融进普通职业。而实际上,纸糊的生活,摇摇欲坠的危机只有感受到高处不胜寒才明白。

“那块早几年还不错,这几年不行了,经济设施各方面都跟不上了,那就卖掉换一套好了。”

“现在新房房价不低。”她爸妈住在偏郊区的别墅,茶园就在几公里外,比较近,秦苒苦恼地拨了拨头发,“但我想给他们买到市区来。”

徐仑点头,“那不错啊。”

“所以我要攒钱,他们养了我这么多年,我总要报答他们的。”她说完心乱蹦跶了会,果不其然空气静滞。她颌关节发紧,一扭头徐仑笑得趴在了桌上,“你要攒钱?就你一个月七八千,攒到什么时候能买得起你爸妈住的房子?”

秦苒面上一讪,将碗一推,起身就走,“不跟你说了。”

他拉住她,使劲往怀里一搂,“哎哎哎,别气,你想买在哪儿,看过吗?”

她试探,“买在玉鼎附近?”

他打趣她,“那你准备攒多少?”

她用力掰他的手,别扭地逃出他的怀抱,面露羞赧,“不要你管。”

“我不管,那么请问徐太太准备攒到什么时候?”他爱极了秦苒这副娇小姐的样子,无知又美丽,总把风雨想得烂漫美好,买房子这种上刀山下火海,不去层皮不知道社会艰辛的事儿,她怎么可能干得来。

“反正我会攒的。”她松开手上的劲道,扮作逃不出五指山的孙猴子,徒劳地给他挠痒,低下声来,“不然怎么办,你又没钱。”

“我没钱?”这句话显然戳痛徐仑,他箍紧她重新带回餐桌前,一份份合同重新丢给她看,“这些合同全款少说好几百万,去掉馆里的分成,在玉鼎置套首付的钱总有吧。”

“我爸妈手上有几套房,按照政策,再买房要全款。”她强调。

“哟,我老婆还真研究过,”徐仑亲亲她的脸蛋,见她没有反抗,默默松了口气,脸埋进她的颈窝,醉在椰奶味的发香里,哑着嗓子哄她,“买,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变出来。”

在南澳岛,秦苒问温柏义他们有没有婚前协议,他说没有,她也没有。

因此,她婚前的两套房子没有做婚前财产公证,而名下的房子首付是她家出的,房贷是他在还,写的他们的名字。结婚前秦裕津说,你算入赘到我家,房子我们来,以后孩子也跟我们家姓。

秦苒家没有到家财万贯的程度,但秦爸句句压人一筹。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