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0(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鹅是一种大水禽,探水寻找食物,脖子因进化而狭长,有人夸张,鹅脖子长得能打结。

他们身处s市狭长的鹅颈弯道,不足三五米的短道安了个红绿灯,可见颈弯道口流动人群之多。

拥抱不多稀奇,俊男靓女最多投两眼注目,路人有素质地抻脖,饱眼福,再满足地慢慢悠悠消遁在夜色中。

下午来过一出“狼来了”,秦苒半信半疑,可随着时间的延长,她闷在怀里无法视物,不由紧张问,“怎么了吗?”她大概能想到,应该是遇见了熟人。在那一刻,秦苒大脑一片空白,信起了上帝。

温柏义天生沉静,所以他习惯把情绪吞下,他的身体里应该有一个强大的风力洞穴,所有的负面抛入,都会随生风扇叶涡卷消匿。

温柏义很容易认出薛尔惜,她身上的每一块嶙峋他都认识,包括她喝高后大喇喇旁若无人的嗓音,“我他吗怀疑你吃我豆腐!”

大马路上,不害臊地把这话大声说出来,也就她了。

温柏义颌关紧咬,眼缝把每颗灯火捏爆,他应该冲上去一拳头砸在王之涣脸上,就凭他毁了自己的生活。

但他没有。

温柏义浑身血流凝固不动般,被性格温懦的老虎钳子钳住、拧紧在原地。

王之涣一直在看秦苒,手臂的每一条肌肉纹路都说明他在用力地控制骚动的薛尔惜,始终没让她转过来。

温柏义站桩一样箍着秦苒,也不让她动弹。在对方无耻地探究眼神里,温柏义的怒火烧过峰值,终于咂摸出旁的意味,惴惴地咽了口唾沫,避开了对视。

约莫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秦苒终于被松开,迎面是温柏义如常的微笑。

“骗你的。”

秦苒四下张望,只有无数盏车前灯闪烁,错身面孔皆是生人。“是谁?”她问。

温柏义拇指按上她蹙起的眉心,替她揉开,“真没有,骗你的。”

秦苒盯着他,眼神复杂,心跳钟摆一样,在胸腔摆来荡去:“温柏义……”他眼睛的慌乱骗不了她。

他主动道歉,“我错了,秦老师,以后不骗人了。”

高挑男女歪斜地消失在停车位附近,温柏义拉过秦苒闯过这三五步的红灯,停在鹅颈弯道拐角的水果店前。这是与医院背道的最近的一家水果店。

身处单行道,车辆只有一个方向,如果他们仍站在那里,温柏义不确定今晚会不会是修罗地狱。薛尔惜的酒品不是一般的差。

周扒皮被抱久了,跃跃欲动,温柏义分神,被它跳了下来,恰一辆电瓶车莽撞飞驰,秦苒上前一把捞起,后怕地抱在怀里,“这里电动车太多了。”

温柏义调侃:“不怕了?”

“我没有怕。”她好笑,就是有点痒,它好烫啊,像个火炉子。

秦苒指了指水果黄瓜,“你要买多少?”

温柏义目光仍停在路口,漫不经心道,“买个五六根吧,我那儿没买冰箱,怕放不住。”

秦苒抱着狗,一根根挑黄瓜,琐碎的家常让她心情稍许愉快,尽管紧张仍定格在她喉头。怀里抱着只狗,稍许缓解她的颤抖。

迎面的晚风撞上脸庞,分叉穿过耳廓和面颊,吹起薛尔惜的碎发,视线迷乱,她赶紧拨开,脖子拧得打弯了都快。

王之涣掰过她的脸,径直往车边带,“你看错了。”

“就……有点像。”她好像看见了温柏义和一个女的。

“你不是说全世界的男人都出轨了,他也不会吗?”王之涣讽刺地说。

“是的,他就是道德卫士,好好先生,他不会交出老师要求之外的答题稿。”尔惜没想到床笫间的话他都记住了,一把搂住王之涣的劲腰,“怎么?是不是觉得比不上?”

“这种人的人生有意思吗?”

“你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人变坏很容易,但是变好很难。”

“简而言之,就是我距离好男人的标准很远,但是他距离坏男人,很近。”

尔惜被他套进去了,哼哼傻笑,“哦,有点道理。”

“当然,无聊的人总是会比较遵循公序良俗的,希望你可以挽回你丈夫吧。”他提示了一句,“不要闹到公司。”

前阵,医疗圈的几桩婚姻事故疯传,而律政圈实际每个月都能搞出好几回惊天动地。只是人家闹人命,他们撕财产。

“你放心吧,他不是那种人。”他要是肯闹,说不定她会对他刮目相看呢。至少,闹说明在意。

王之涣关上车门,没管薛尔惜东歪西扭,打拐往水果店开去。他完全没有想到,秦苒真的是个恋爱脑。从她要嫁给徐仑的那天,他就觉得她脑子不好,此番一看,倒一点没看错。

虫声唧唧,温柏义余光辨出薛尔惜的车,在右手路口亮起转向灯。他伸手搂住秦苒,没让她转头,随手拿起一根黄瓜,“这根形状如何?”

“好。”

“这根呢?”

“好。”

秦苒机械地看那黄瓜,有什么好不好的,听着像黄段子,“我只是在看新鲜不新鲜。”

老板说,“肯定新鲜啊,这是早上刚到的。”他拿起水果黄瓜,弹动黄色的嫩朵儿,蕊粉清晰可见,“你看这个花还在。”

温柏义夸了句,“确实新鲜。”

秦苒欲要起身结账,忽觉他扣住了自己的后颈,且掌劲不小,肩膀一耷,蹲回原处。

心头钟摆再次失控摆荡,她紧张地将黄瓜捏在手心,整个人如浇凉水,“你刚刚应该把我推开的。”她懊恼,当时人那么多,推开她或者避开她,应该不奇怪吧。她开始犯轴,回想自己当时有没有与他挨在一起。

他没再否认,知道她察觉到了。都是成年人,这点敏感性总是不差。

“人是有本能反应的。”温柏义额角贴上,拱拱她,“也许那一刻我不想推开你。”

“是谁?”秦苒脖子打了石膏,话都开始抖了。像在演谍战电影,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很可能,那个人还拿了一把枪。

“你不认识的。”他揉揉她的头发,安抚道,“没事的。”

“是丁阿姨他们吗?”

“不是。”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