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1 / 1)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乱交游乐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嫁姐(姐弟骨科、1V1) 王府小妾 赵氏嫡女 暗恋[校园 1v1]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

新年前,秦苒几乎每天18小时运转,勉强维持6小时睡眠。访客打扰到深夜,她不好没礼貌地钻进房间,继续女主人的角色。

去年徐仑欣赏的一位艺术先生在家中小住,热情地为他引荐了几位老者,女性角色这时候好像不能缺失,不需端茶浓水,也要陪侍左右。高谈阔论在耳边激荡时,她不免会思考起人生来,走神多咂摸两块话梅,被问及孕事时,她与徐仑都摇头回避。

他顾及她累,推她去休息,但她现在对他的活动及收入非常上心,课落下太多,本又不善操持钱财,只能多听点,支着眼皮软绵绵强撑。

他当她黏他,人前亲昵不免多了些。说到兴头,喝到酒酣,拽她亲一嘴,她先是推拒,多几口就耐受了,吻深了也由他去了。长时间的接触,秦苒与徐仑的隔膜不可避免的弱了。

年夜饭她坐车回徐仑老家过年,他牵着她在村里看星星,说起结婚前来他家,家里还是开放式茅坑,没有门,她憋着尿害怕不肯撒,他帮她看门的旧事儿,心中感慨。

秦苒望着眼前新砌的洋楼,也是好笑,心头跟着一软。当年她是真的很爱他了。

他问她,要不要去看羊。

她跟着一起去了隔壁家臭烘烘的羊圈,去年见到的那批羊基本宰光,只剩一只了,是羊角磕掉的那只,她认识。秦苒粲然一笑,像见到故友,挽起袖子,抓了把饲料草,送到它嘴边,面对非人类生物语气更加温柔,嗲嗲地让它不要吃太多,胖了就要被宰了。徐仑爱极了,不顾旁边老乡,凑到唇边,轻嘬了她一口,一如相识之初,她为一个吻心跳了。

但走回去的几步路,冷风将心头苦水与蜜意搅拌,味道恶心又避无可避,秦苒鼻音湿重地吸了吸。

徐仑抓住她的手,使劲捏,也憋着股气。回到家里,暖气又关了,他妈妈舍不得电,想着这么大的家开空调太浪费了,他捂着秦苒冰凉的手讲了几句呛话,吓得她打他,忙说没事,安慰起委屈的婆婆。

他们房间的空调没关,他帮她脱掉笨重的羽绒服,脱毛衣时秦苒说自己来,他不管不顾,力气加大,动作太快以致静电噼里啪啦,身体的僵冷让她迟钝,正在思索如何反抗,他便用厚被将她包住了,角角落落给她按严实了。

隔着被子,徐仑紧紧抱着她,“冷了吧。”

秦苒由里抓住被子的手不知所措,下巴呆滞地搁在他肩上。

“等过完年我们去南澳岛吧。或者你想去别的岛也行。”

他亲亲她,叹了口气。

秦苒顺着情绪,半真半假,“看你表现吧。”

注意力转移是会产生心理变化的。之前心事全在丈夫的越矩、自己的报复以及温柔的婚男身上,像一条随时会吐信子的毒蛇,现在徐仑占据她的24小时,重心渐渐偏回正轨,生活和婚姻捆绑严实,她一度放弃了挣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离婚离不掉了。

而温柏义的信,让她感到心惊。

好像有些东西又偏离了轨道,一股力量挟她下坠。是她希望的,又是她把握不住的。

————————信始————————

温柔的温医生:

没想到再次通信隔了一个月,你的生活翻天覆地,我不知表达何种情绪才算合适,惋惜或者祝福,似乎都不妥当,待我再整理整理。

过年大鱼大肉,瓜子话梅吃不停,奥美拉唑效果不大,大学城开了家新面馆,去吃了一次,好像是心理作用,你的医嘱特别管用,等正式开学了我决定每天早上去吃面。

明明过年祝我新年快乐,问我聚会去吗。如果面对面我应该不会说,但为学习温医生良好的品质“诚实”,我决定试他一试。我很喜欢旅游小分队,但电梯那一幕着实吓到了我,我隐隐后怕,与丁阿姨的女儿交流过程中小心翼翼。也许不管我们给自己披上多少正当的理由,那段故事都不该被任何人知道。在此余悸之下,我很难抱坦然去参加聚会,抱歉。

最近家中诸事繁琐,如未及时回信,见谅!

一切顺利!

秦苒

20x(x+1)年02月17日

————————信末————————

她写完信,又把温柏义的信读了一遍,字里行间深重的感情几乎压垮她。弯绕闪躲的情感没了遮掩,秦苒有些害怕,她无法这么快地回应他,这很无耻,而回应他,也并不光荣。

2月18日,徐仑去扬州参加书法展,他的作品也展示在列,秦苒早在新年聚会时答应了策展人,一定前往,所以这次她会陪同,这让徐仑兴奋。

她早起说去买早餐,将信送往附近的邮政,路上堵车,徐仑等不及赶高铁,在路口等她,问她去哪里了,怎么开车去买早饭?

她扶着方向盘心虚,但婚外情让她理直气壮,提起包子丢到他怀里,语气有点冲,“你爱吃的徐记,早上排队人太多了。”

徐仑一讪,“干嘛突然去那里。”

“我也不知道,想起你说大学的时候,人家请你吃,你很开心,因为一个肉包抵5张宣纸。我搜到这里开了分店,就买了。”

徐仑吃一口伸手喂她一口,她一边咀嚼一边嫌弃,“我开车呢。”

“那我等到了高铁站再吃。”

“那都冷了。”

他把她的包子捂进毛衣里,“那我给你捂着。”

她心骂,作秀!但仍控制不住地冒出点甜意。

这趟扬州之行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们出席没会便闪了,与好友一起爬山。江浙的山就像玩笑似的,他们一行人在小土坡上遇见了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镜头前不好意思,镜头外跟连体婴似的,颇为甜蜜。

此情此景,情愫涌起。

下山路上,徐仑说以后我们好好的好吗?

她呛他,不知道的以为我哪里做错了似的。

“宝宝,我没那个意思。”他低头,拉她避开爬山队伍,单独下山,“我刚刚在佛祖面前忏悔了。”

“那你报身份证号了吗?”秦苒冷冷地开玩笑。

“哈哈哈,报了被原谅的可能性大一些吗?”

初春新芽未发,漫山虬枝。零星挣扎的落叶被踩得嘎吱作响。

徐仑牵住她的手,低下声来吞吞吐吐说,自己之前压力太大,大到有几回很快,他很急,急得乱投医。秦苒的父亲压迫感很强,对徐仑尤其,每去她家一回,他们的房事状态都会很差,这一点秦苒也能感觉出来,但她不知道这会是一个男人出轨的理由。

好像说的通,又哪里说不通。

秦苒躲他半步,摆出嫌恶的姿态,但内心对于这个话题,竟然开始平静。不知道是接受了,还是她也理解、经历过这样一种发泄。

“我比你大,又查到那个,”他欲言又止,对这事很忌讳,“要是不行,那我没尊严了。”徐仑见她抿唇不语,看不出喜怒,咬牙继续道,“你不原谅我也没事,反正我赖上你了。”

以前徐仑也会玩笑赖上她,她害羞一笑,当做情话,此刻竟感绝望。她摊开手心,半真半假,“那行,你把你所有的银行卡给我。”

“啊?”

“我没有安全感。”她诚实。

谢谢温柏义教她的诚实,她撑住一口气,大脑做了应急预案,但一切得来却很容易。

徐仑毫不犹豫,当即掏钱包,一张张卡地往她手心递,“这张密码你生日,艺术馆的工资打到这里的。这张密码你生日,我和动画公司的分成,还有几笔尾款去年没要到,我再打几个电话,这张密码你生日,是我用来接私活的,艺术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扬州,她寄出了第二封信,来不及送到邮政,便投进了路边的绿邮箱。这一仪式感的动作,她完成得像一具僵尸。

朝气蓬勃的学生回归大学城,行李箱轮子拉响清晨。

秦苒停妥车,木着脸往面馆走,从扬州回来她连续吃了三天面,胃部确实舒服了,约莫是碱性,嗳气也少了。吃面就像一个机械动作,完成她对于健康的最低要求。

鳝丝浇头。她今天换了一款浇头,想到以前外公跟外婆吵架,用力一摔门,甩下“今天我吃面吃两个浇头,气死你”,她噗嗤便笑了,弯着唇角找了张空桌,刷教师群的消息。每天都有几百条看不完,到底哪来这么多事情要讨论啊。

她烦躁地将手机一丢,双手交叠在桌上安静地看师傅煮面。她坐得离烟火气很近,蒸汽暖融融地阵阵扑来,除了有点吵,一切都很美好。大脑什么都不想,只等一碗热面。温柏义难受了吃饭也是一个道理吧。

此刻想来,大智若愚。

吸溜了口原汤面条,秦苒慢条斯理地将鳝丝浇头倒进碗里,葱油香气与鳝丝鲜香搅匀,汤面铺满油花,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温柏义的声音很清朗,穿透性强,辨识度高,身形也很打眼,秦苒举着汤碗,嘴唇磕在碗边,看他淡淡地点面,迎面走来,眼神对上,溢出她熟悉的温柔的笑意。

好像又隔了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越是人性幽微,越是不堪试探,我也很遗憾。我好像已经不太适合写言情了。

新书推荐: 暗恋[校园 1v1] 网红整容手册【NP】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西幻】圣子(1V1,H) [电竞]男神,操粉吗(NP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 侯府婢h 想你(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