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1(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sanfrancis,旧金山,又译三藩市,一座山海岛屿拥抱的多样城市。

雾天由高处望向金门大桥,像姑娘含羞掩面,晴好日子则是颠倒衣裳般的旖丽。

温柏义驱车在湾区找路,这里路况一级识别难度,抹去滤镜与奇瑕角度,认真看城市,和婚前婚后一样,依旧是人类的味道——垃圾桶馊臭,自行车乱停,道路拥堵,人潮涌动,然后到处都是中国人。

这两天大街小巷贴满热闹的彩虹,每家店面都添增元素,尔惜搜了一下,意外明天是prideday,每年六月最后一个星期日。

她吵着下车买纪念品,温柏义正好也找不到路,停下车,等的无聊买了个甜筒。

“你实验室什么时候休息,我们去迪士尼!”薛尔惜看到一个外国小女孩,头上箍了个米妮头饰,碧蓝眼睛,水洗过一样,背上背了一对翅膀,奶腔奶调。

温柏义心也被外国洋娃娃融化,语气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样,“你去迪士尼?你不是最讨厌这些的吗?”

“那就重新认识我吧。”她戴了金属大耳圈,衬得脖颈纤长,锁骨嶙峋,她昨天扫荡快消衣服店,新购置的白衬衫勒出若隐若现纤瘦轮廓,性感极了。她想美黑,反正自己就是个黄二白,晒得更辣一点好了。“你觉得我再黑一点如何?”

温柏义面无表情,一点也没展示出多余的意外,或者重新认识她的兴趣。

终于吃到尔惜吵了两天的酸面包海鲜汤,温柏义喝了两口奶油蛤蜊汤,细细咂摸,半晌吐出句,“没什么特别的,和必胜客的奶油蘑菇差不多味道。”

薛尔惜毫不意外,长勺搅弄馥郁浓稠的的蛤蜊汤,“确实,男人都会说前半句,但后半句会接更高档的餐馆,只有你说必胜客。”

“哦,王之涣不会吧。”

昨天她视频电话交接工作,当着温柏义的面,故意说到辞职。在表示歉意这方面,薛尔惜一向到位。

薛尔惜败兴地搁下勺子,扛了好几天的假乐天也撑不住了,“是不是走不下去了?就算我辞职也走不下去了?”

温柏义不想说太过分的话,毕竟昨晚他已经很过分了。他们喝了点酒,尔惜想破防,被他拒绝,两人一度僵滞,她摔门回房,留他继续睡沙发了。

虽然早上起来她装作没事人一样,但是失望写在了耷拉一天的肩头。

“温柏义,没可能了吗?”

“尔惜……”他拖长了声叫她名字,似乎这是个很沉重的包袱似的。

“知道了。”

他定定看着她,确认她说的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或许你可以试着找个女的,跟我扯平?”她捣碎面包,冷眼任浓汤流出,“或者干脆openrriage?”

他没说话,脸色阴沉。

她自知玩笑无趣,温柏义这种老古板……她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回去会想想怎么跟我爸说。”

“嗯,如果有必要,你就往我这边推好了。”

薛尔惜的爸爸是25岁还能抽她嘴巴子的男人,婚后这三年多,是她和家里关系最好的时间,经历过糟糕童年的她多少贪恋这种和平。他简直把温柏义视作亲儿子,尔惜玩笑,也许她爸这辈子最牛逼的事情就是生了个女儿嫁给了温柏义。

“我会的。”她嘴上不饶他,心里的巨石沉到了底。

友人说,温柏义一定会原谅你的,生活里多的是老婆出轨、老公选择原谅的事儿,并不是女人需要婚姻,有些男人也需要稳定的婚姻。

但她该试的都试了,再拖就太没脸没皮了,本就是自己理亏。

她赌气地甩话,“把南山房子卖了,平摊,现在住的本来就是你的,我搬出去,车子一人一辆,我们本来也没有公共银行账户,很好清算。”

“好。”

“温柏义,我讨厌你!”

他牵起唇角,将饮料推至她面前,“喝吧。”就像薛尔惜没等到他惯常接的那句“没事,我爱你就行了”一样失落,温柏义也没有想象的如释重负。到底爱过,三言两语就说完了,心情都很沉重。

五月,温妈一直问尔惜什么时候去美国,夫妻分开太久不好吧。其实她就是担心儿媳太独立,把她那不知争取的儿子给冷落了,薛尔惜说,先拿年假去看看情况。

来时,她想这次好好跟他相处,找回当时恋爱的感觉,但没想到最后气急霸王硬上弓也没能成,还把离婚谈了个妥当,讽刺得很。

薛尔惜走的前一天,旧金山湾区大雾。

她问他,拨开云雾,他们还有可能吗?

温柏义冷静,说道,我们之间没有雾,一切都很清晰。

收到明明消息,他们正在金门大桥旁找角度拍照。高气压带控制,正是平流雾美景时刻,红色悬索桥若隐若现,云雾缭绕,美如梦境。

薛尔惜感叹,“像不像爱情?”

“像。”

“真美!”

“等雾散了就是婚姻。”

“温柏义!我怀疑你跟我有仇!”

他拿出手机查看消息,薛尔惜凑头来看,他防贼一样收回手机。

“温柏义,你以前看消息从来不会躲我的。”她感到受伤。好像男人冷却是一瞬间的事情,从朋友、恋人到夫妻,就算不做夫妻,是不是连朋友都倒退不回去了?

“现在不一样了。”他心烦地闭上眼睛,消息冲击性有点大,“一起旅游的小孩,高考出分不理想,就聊几句。”

“哦。”她没兴趣。温柏义就是那种人,医院门口修自行车的摊头老头,他也能叫出姓氏。

薛尔惜拿出手机拍照,景色到底美,随手拍都是大片。两张后转换镜头调至自拍,镜头里,原在她身后的温柏义已经站在了几米外,偏身盯着手机屏,焦急地打字。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