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1 / 2)

作品:《没可能的夜晚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椰树随风摆荡,路上他们讨论明天上午按计划去金银岛、宋井,要下雨了,时间安排紧一点。浮潜、出海捕鱼太冷了,海上鱼排饭的店家没开店。

陆上温度比较高,海上温度低,很多活动都取消了。秦苒遗憾地“啊”了一声,被温柏义捕捉了去。

将大家送至酒店门口,他们陆续下车,秦苒说外面买点吃的,避开了上楼的大部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买东西,而不是老实向大家交代,她和温柏义约好了出去转转。

温柏义和王卓青停完车,找到了在酒店门口徘徊的秦苒。

他冲她扬扬纸船,“走吧。”

秦苒想不起来车上哪里可以放纸船,“你放在哪里的?”

“副驾的格子。”

“哦。”

温柏义就近选择了青澳湾附近的海,踩过沙滩时,他打破沉默,“吃饱了吗?我看你吃了不少。”

“哈哈,是的,今天这家烧烤味道不错。”

“阿豪。”

“啊?”

“我说烧烤店名字叫阿豪烧烤。”

秦苒:“哦。”

温柏义见她局促,叹了口气,“如果下午我有唐突,你别……”

“没有没有。”秦苒急忙摆手,定住脚步,“我没有那个意思。”

他见她紧张,安抚她:“我们什么都没说。”

心头汹涌的浪涛静止在半空,秦苒脸色僵硬,撇下他径自往前走,“本来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事实是如此,但她为何那么不安,又在他强调什么都没说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

温柏义跟上,问她,“听歌吗?”

她回头,“怎么听?”

“现在听你下午放的那首《晚风》很合适。”

她故意取笑他,“还说我较真。”歌名没对上时间,都要计较。

温柏义掏出蓝牙耳机,递到她耳边,“不然怎么办,又不能说话,只能听歌。”

“为什么不能说话。”她明知故问。

他看着她,直到把她盯得扭过脸去,“那就说。”他装作想了想,“说说你喜欢干什么吧。”

秦苒左右看看,见大家都脱了鞋子,她鬼冢虎的脚踩鞋特别装沙,遂把鞋一脱,往前小跑了几步,忽地顿住,好像陷住了。

温柏义追上她,“怎么?”

“我以前喜欢跑步。”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一个不是看书写字这样无趣的静态爱好。

“跑得快吗?”他笑问。

“比比?”她做了个预备姿势。

“我让你50米。”

“没劲。”她嫌弃地拢回手臂,踹着沙子往前走。

“怎么了?”

“你们男人一说‘让’总给我一种天生居高临下的感觉。”

“是为了公平,我们有体力优势。”

“上帝给你们分配的优势也是你们职场竞争的优势。”

一声起势刚出口,温柏义猛地收回声音。

秦苒的战火刚燃起,“怎么?”

“‘性别范畴是权力关系中最根本也最难以撼动的范畴[1]’,我闭嘴为好。”他摆出和事佬脸。

“噗嗤。”她见他低眉敛目像是被欺负了似的,“是说我撬铁铲的姿势很丑。”

“不敢,我支持你。”他急忙摆手,“但中止这个话题,我怕。”

“怕什么?”

“激怒你们。”

秦苒好笑,“你老婆是不是女权主义者。”

温柏义没料到她会提尔惜,扫了她的脸色,点点头。

“她是做女性权益方面的律师?”

“你怎么知道她是律师?”温柏义惊讶。

秦苒想问我不可以知道吗,看他有点介意,嘿嘿装憨老实道,“我来的时候王叔叔介绍了一下。”

温柏义点点头,“她是负责婚姻权益的。”

秦苒突然同情他,“那你们有很周全的婚前协议吧。”

温柏义意外,这他倒是没想到,思考了会,“好像没有。”

“哇,”她很想继续问,但憋了回去,感叹了句,“是真爱了。”

“那我可以问你……先生是哪方面的艺术家吗?”他问完抿紧唇,小心翼翼向她瞥去一眼。

“他本来是学国画的,现在写个性艺术字体,师承苏门书法。”

他嘴巴张了半天,好妹妹的《晚风》飘出,轻轻撩撩,将海风念出暧昧意味。“听起来不挣钱。”

秦苒反问:“医生挣钱吗?”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