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只能是你(1 / 2)

作品:《巡天司

褚青霄愣在了原地。

他并不能完全理解眼前这位花魁的质问。

但他读懂了她眸中所包裹的东西。

关于愤怒。

关于恐惧。

也关于爱与憎恶。

那些东西裹挟在一起,显得如此复杂。

复杂到,即使褚青霄能抽丝剥茧的理解那些情绪,却无法明白,当它们汇集在一起到底意味着什么。

“聊什么呢?”这时,身后传来了洛先生爽朗的声音。

那一刻,仙灵弥漫在周身的阴森气息陡然散去,她站起了身子,微笑着看向洛先生说道:“帮你打探打探,你最满意的弟子跟那姑娘是什么关系?”

“你这先生又什么时候,能喝到喜酒。”

洛先生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向褚青霄道:“青霄,你莫要在意,仙灵就是如此,喜欢玩笑。”

褚青霄正要说些什么,却听仙灵又道:“你们师徒俩许久未见,想来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去帮你们看着点那位楚姑娘吧。”

说罢这话,仙灵朝着二人行了一礼,旋即便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去。

洛先生则在这时走了过来,在褚青霄的身旁坐下。

褚青霄看了一眼洛先生,又看了看仙灵离去的背影,神情有些古怪。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洛先生言道:“仙灵很早就不愿意在红鱼坊待着了。”

“只是苦于无钱赎身,恰好前些日子她遇见一位贵人,给她补足了差额,她才得以脱离苦海。”

“那之后,她就一直在书院待着,帮着我做些杂事。”

褚青霄闻言心头泛起一阵古怪,问道:“那位贵人不会是咱们武陵城新来的那位祝大人吧?”

“嗯,是他。”洛先生点了点头,并不避讳,更不诧异褚青霄竟然能准确的猜到此事。

褚青霄眨了眨眼睛,压低了声音又问道:“先生喜欢仙灵姑娘?”

洛先生闻言伸手敲了一下褚青霄的脑袋,没好气道:“目无尊长,先生的玩笑也能开?”

褚青霄捂着头,一脸委屈。

可收回手的洛先生却忽的又道:“至少不讨厌。”

褚青霄顿时露出揶揄之色,心情倒是轻松了几分。

洛先生在这时再次看向褚青霄,他打量着少年身上的伤痕,语气一沉,问道:“发生了什么?”

听闻这话的褚青霄,又被拉回了现实。

他低下了头闷闷的应道:“先生不是已经听说了吗?”

“那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但显然我更想听听从你嘴里说出,会是怎样的故事。”洛先生微笑着言道。

褚青霄看着男人那熟悉的笑容心头一暖,几乎下意识的就想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脱口而出。

可话几次到了嘴边,却又被他咽了回去。

仙灵方才的话,他并不太明白其中的深意。

但她却提醒了他。

卷入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不言而喻。

而他并不愿意牵连眼前的男人。

他沉默了一会,这才问道:“先生你觉得真相重要吗?”

褚青霄的答非所问,让洛先生微微一愣,但他并没有选择去追根问底,反倒是沉着眉头很认真的思考起褚青霄的问题。

“我觉得,在很多时候,它都是重要的。”一番思索后,他如此言道。

“那如果,这个真相会让很多人失望,甚至伤害到他们呢?”褚青霄在问道,他的眉头皱得很深。

这是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

他其实隐隐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如今的武陵城抛开所谓的烛阴,其实真的很好。

有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赋税,接济所有人的济世堂,还有诸多兴建或者正在兴建的免费学堂与武馆。

你如果是个寻常百姓,你大抵可以在这里过得很舒服,至少你永远不会为生计发愁。

而他正在的做的事情,是撕开这层光鲜的外衣,而里面包裹真相,会很极尽残忍。

似乎看出了褚青霄被这个问题深深的苦恼着,洛先生也正色起来。

他直视着少年的双眼,言道:“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存在一种谎言可以让所有人都幸福。”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

“如果一个真相,哪怕能给一个人带来公道,那这个真相就有意义。”

“更何况,我始终认为谎言编织起来的美好,终究会有碎裂的一天,而这一天,来得越远,碎裂时的绝望,也越浓烈。”

褚青霄闻言,若有所思。

“可就算是这样,但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却揭开那层外衣的权利。”他再次问道,脸上的神情愈发的纠结。

但洛先生却依然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他抬起头看向院外的飞雪,忽的问道:“青霄。”

“你记得三年前吗?那个叫芮小竹的女孩。”

褚青霄一愣,旋即苦笑道:“自然记得,为了她,我爹还得罪了孙福,前些日子那李福寻到机会,好生为难了一番我和我爹。”

早些年,褚青霄还在书斋念书时。

有个同窗女孩叫芮小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