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淑妃召见(1 / 1)

作品:《浮生未歇之七里红装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不乖[校园] 乱交游乐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嫁姐(姐弟骨科、1V1) 赵氏嫡女 王府小妾 快穿之还愿系统

莲夜刚从「阳临殿」回到偏殿,就传来琳儿大惊小怪的声音。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琳儿都急死了,刚刚又来了个公公,说是淑妃召见你。你的身上的衣裳怎么换了,头发还是湿的?”

太子殿并无宫女,加之整个偏殿只有莲夜,琳儿和沉儿三人,莲夜才会允许琳儿这般大呼小叫的。

“哦——是嘛!我知道了。”

莲夜无视琳儿的问题,莲夜说的不以为意,心里却想着找她何事。

“我先去换间衣裳。”

“小姐,等会让沉儿姐姐陪你去吧!我知道小姐不会让我去的,那就让沉儿姐陪你去吧!”

“不用,现在我是宫女,你见过宫女还有丫鬟的吗?”

“没有,可是……。”

琳儿的语气急切又委屈,莲夜望着她泛泪光的杏眼,不禁放缓了语气。

“我知道,琳儿担心我危险,不用担心,会没事的。”

莲夜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便至「凤仪殿」,入眼便是羊脂凤凰白玉雕饰。这颜皇宫在六国中并不算大,但以奢华著称,这凤凰白玉,可见这淑妃的地位与皇后不相上下,皇后的宫殿名为「凤鸾殿」,想必也没有这淑妃奢华吧!

还没进殿,便听见淑妃有些气愤的娇音。

“斶儿,母妃的心,你不知道吗?这都是为了你呀!”

莲夜走上前,拦住她的是一个年长些的宫婢。

“婵宫姑娘留步,容奴婢通报声。”

那宫婢进去不一会,里面的声音渐歇,想必是那奴婢在通报,不一会就出来了。

“姑娘,请进。”

莲夜进殿,十步之内便跪于淑妃前。

“参见淑妃娘娘,参见太子殿下。”

只见那淑妃上前蹲身拉起莲夜的手起身。”其实不用见外,说起来,你和本宫本是一家呢!你的母亲可是本宫的表妹,你母亲身前和本宫的关系可要好呢!呵呵,你这孩子别这么拘谨呐。”

淑妃艳媚的笑出声,莲夜不禁吃惊,慕临书怎么没提过呢?看来这事儿还有待考察。莲夜抬眼,淑妃的眼神好似很动情,余光处看见颜斶斜坐于椅上,很是不以为意。两个相同妖媚的一对母子,同为倾色,足以撩人,让人为之欲仙欲魔。莲夜却不知两人在打什么主意。

“娘娘,婵宫怎敢与您攀亲呢!”

“怎么会呢!你与本宫本就是亲戚,这样说起来你和太子是表兄妹呢!你以后与太子也不必拘谨。婵宫啊,说起来,你是左相嫡女,又与我们有关系,怎么说也算半个皇亲国戚吧,让你做宫女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怎么会,做太子的婢女是抬举婵宫了。”

莲夜不禁疑问,她做不做婢女对淑妃有什么利益呢?淑妃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难道是为了试探我的忠心吗?

“婵宫,你不必惊慌,本宫明白的,来参选的不都想做太子妃吗。虽然太子妃已定,但本宫可以给你个妃位,若是日后你为太子诞下麟儿,乖乖的在本宫身侧,废掉现在的太子妃,立你为太子妃也不是不可能的。如何?”莲夜明白这淑妃话里话的意思,淑妃已经挑明了说,只要莲夜乖乖的站在淑妃这一边,淑妃就给她荣华富贵和地位,莲夜只是没想到,这淑妃为了巩固太子,而废了亲侄女,而立她。皇家果真是无亲情可言啊。若是真正的婵宫应该会答应吧!只是连夜不是婵宫。

“娘娘,婵宫不敢奢求妃位,只要做个宫女伴殿下左右就可以了。”

莲夜说的动情之至,坐着的绯色再也装不下悠然自得了,拉起莲夜便走。

“站住,斶儿,你想本宫用强的吗?”

“母妃,不要过了,婵宫自己也谢绝了。”

“好,你等等,本宫有话和你说。”

“婵宫,你先走吧!淑妃娘娘的话你不要必太在意。”

莲夜有些吃惊地看向绯色,不过还是平淡的回了句。

“好。”

莲夜有些纳闷,难道她的那番话没有打动他,还是说他定力太强,是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这样直接的称赞,都会有些动容,不管那女人是否是他喜欢的女人。不过莲夜倒真不是为了侧妃之位,只是为了达到效果才说的那番话,要真成了侧妃,走动起来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莲夜一路这样想着,直至一道刺耳的尖娇声响起。

“呵,我还以为太子殿下眼光多好呢!穿上个宫女服还真是个宫女样啊!”

出声的是一黄衣女子,围在她身边的那些宫女太监也附和着笑,过于清瘦的脸,配上尖利的声带,就是一尖嘴猴腮的猴儿。莲夜未出声。

“慕婵宫,别以为是左相嫡女就目无中人,我还是齐国正宫的安宁公主呢,比之你如何?”

莲夜不禁有些烦躁,侧身绕过那群人,直往「绯麟宫」走去。可总有人没事乱找麻烦。

“站住,本公主叫你走了吗?一个小小宫婢,竟如此目中无人,哼,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来人。”

旁边马上就有人很狗腿的应到。

“在。”

“给我掌嘴。”

说着,那应声的小太监就像想上来扇莲夜,莲夜顺势握住那小太监的胳膊。那太监挣脱出莲夜的手,委屈地向那安宁公主哭诉。莲夜不禁笑出声,那小太监估计已经忘记自己是男人了,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已经把这小太监变形成功了,变的见高就攀,见底就踩,连自己是男的都忘了,他已经不能称为是男人了。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这就是最低等人在皇宫的生存知道吧!出于同情,莲夜才没有扇回那一巴掌。

“安宁公主,我是太子的人,要打也论不到你来,再说了,你做了太子的妃子,就该安分点儿,这儿可不是齐国,容不得你为所欲为。”

莲夜推开身边的丫鬟,径直走出,但有人偏不饶人。

“站住,小翠,兰儿,梅素,海灵,给我扇她。”

只见那四人扑了上来抓住莲夜。莲夜不动任之,对个小人物,莲夜还不想冒险,以免败破,坏了大事。可难道任由她四人打之吗?这不是她的个性。

“住手,李繁宁,你以为这里是哪里?给我安稳点儿,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可保不了你。”

莲夜抬眼,甚是眼熟,这不就是那日「天下第一楼」里撞见的那位女子吗。她怎么在这?怎么竟做些奇怪的事。她和她又不熟,为何帮她?况且听她的口气,她与那什么安宁公主好像很熟的样子,竟有什么本事能保的了安宁公主。

“玉紫凝,你不要多事,不过是我皇兄用过的破鞋罢了,也敢来和我争丈夫,你好生不要脸。”

莲夜不得不说,这什么安宁公主,太过泼辣,又从皇宫调养出来,这嘴上功夫真不是盖的,嘴恶毒之臭十里皆有。那玉紫凝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气愤,好像那安宁说的是旁人,与她无关。

“安宁,你可别乱说,我是紫凝郡主又怎会与皇兄之间有什么!你可别忘了,你皇兄对你说过什么。”

“你,哼,算你狠,我们走。”

李繁宁不甘地转身离去,若非皇兄的命令,她定叫玉紫凝身败名裂,让那狐媚子永世不得翻身。

“原来你是臣相之女啊!婵宫,我可是记得你的名字呢,你呢?还记得我吗?”

玉紫凝眨吧眨吧杏眼,认真地凝视莲夜。莲夜深深的佩服她的演技,先前若说是凶嘴狠面的罗刹,此刻便是天真无邪的小萝莉。

“谢谢。”

莲夜只两字便转身就走,身后的玉紫凝撇撇嘴,看着走掉远的莲夜背影,双手抱胸。

“啊呀!还真是不可爱呢,我就不信你比紫凝还冷,哼。”

转身消失在四道小路的交汇处。

“看来那玉紫凝也有些问题呀!”

一直躲于暗处的红衣人儿自语道。景色未变,却出演了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而螳螂与蝉却毫无察觉,那黄雀真的是终结者吗?

新书推荐: 套马杆的汉子 (h) 被亲哥破处以后(乱伦,出轨)nph 赵氏嫡女 歧途(高干) 霜糖(1v1) 女配的性福生活(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 觊觎(高干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