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妃位既定,太子婚期(1 / 1)

作品:《浮生未歇之七里红装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不乖[校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乱交游乐园 嫁姐(姐弟骨科、1V1) 赵氏嫡女 王府小妾 快穿之还愿系统

新月离殇,虽是新月,却能看到满月结束的景象。就如故事一开头就能看到结尾了似的。

莲夜一早就被王公公叫醒了,说太子找,不用多说,她也知道他要沐浴,不知为何,自那日后,太子就只有早晨沐浴的习惯了。可是她才睡了一个时辰而已呀!昨夜,陪那孩子,她根本不可能睡着,那孩子睡得还挺香。

“看呐,那不是太子亲选的宫婢嘛!还说太子对她不一样,起初我还以为是真的呢!过些日子,太子就要大婚了,一正妃,三侧妃一起,她却连个暖床丫头都不是。”

只见一蓝衣宫婢站在「绯麟殿」外的合欢树下,掩着面和旁边同样蓝色丝衣的宫婢谈论这,莲夜是习武之人,耳力高于常人许多,自是能听见她俩的话。

“是啊,她是臣相千金又如何,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做个最下等的宫婢。”

旁边的宫婢点头道。

“你们在外面干什么,安宁公主吩咐你们的事,办好了吗?”

一年长的绿衣宫女从她们身后走来。

“依涟姑姑,我们两根本进不去,你也知道,太子不允许奴婢们进去的。”

“对呀,我还记得,那年如梦擅自进去,就因为碰了太子一下,就被打飞了出来,吐了一地的血,当场就死了,我可是不敢进去的。”两婢女面色有些苍白起来。

“这可怎么办?安宁公主吩咐的是又不能不办,否则,以安宁公主的毒辣,绝对会让你俩皮开肉绽。除非,让那慕婵宫自己出来。”

那名叫伊涟的宫婢目有所思。

「阳临殿」内,莲夜给颜太子捏着肩。

“婵宫,你说你一女子气力怎么这么大,捏个肩都痛死了,本宫的皮肤可比你嫩多了。”

颜太子戏與的问,侧目,果不其然,被捏的肩上四道红痕,右侧亦是如此。

“是,太子。”

莲夜改捏为抚摸,她习武,力气本就比寻常女子大,加之,这颜太子皮肤如凝脂般润滑,又在沐浴,身上自是有水。她当然得捏紧点,要不然根本无着力点,更别说捏了,既然他说轻点,那她就‘轻’吧。

“婵宫?”

“嗯?”

“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不久我就要大婚的消息。”

一句接着一句,两人就像认识了很久一般的熟悉。莲夜不语,她知不知道又关她什么是呢,等她办完事,就拍拍屁股走人。

“婵宫,你,对我是怎样的感觉?有时候我真的琢磨不透你。”

他是不会去成亲的,他会让鸫羽代为结之,她若对他有情,哪怕是丁点也行,他会等处理好母后的事时,给她一个只属于她的婚礼。

“身为太子,要娶太子妃是理所当然的,何必问婵宫呢!”

莲夜答非所问,故作明了。

“婵宫,能告诉我你的小明吗?”

他其实早就知道她不是慕婵宫了,想他讨厌任何女人的触碰,却独独喜欢她的触碰。她每触碰他一下,就让他的细胞逐渐沸腾。他就是喜欢上她了,怎么办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只在一瞬间就注定了的。

“太子,婵宫就叫婵宫啊”

莲夜看着绯色仰起的妖魅面孔,定定的回答。他仰起的脸粉嫩莹润,还有些许水珠在眉间,一双丹凤琉璃眼,黑的愈发迷人,显得楚楚可人,让人不忍直视,不忍骗他。

绯色低头轻叹一声,也罢,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对他坦诚相见的。

“婵宫姑娘,淑妃差人来找你,说有事。”

莲夜一出门,就有个小太监上前。

“他人呢?”

莲夜在想,淑妃有那么迫不及待吗?若没办法,只有先答应了。就是这种感觉,莲夜很讨厌,被别人威胁,这也是她避免和那些人接触的原因,交情越多,牵绊也就越多。

“那宫婢在殿外候着,不敢进来,您也是知道的,就不用奴才多说了。”

那小太监还欲巴结,却被身后出现的王公公敲了下头。

“哎呀,那个小兔崽子,敢敲未来太子妃跟前红人的头?”

那小太监一转头,吓得不轻。立马跪下。

“哎呦哟,王公公,小的该死,不知道是您呐。”

“你个小太监,以为巴结上了婵宫姑娘就可以狗仗人势了,小心你在这宫里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还有,话别乱说,小心害了婵宫姑娘。话说,婵宫姑娘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

王公公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不屑的问着。

“回公公的话,刚刚淑妃的人来找婵宫姑娘,说有事,我告诉婵宫姑娘后,她就去了。”

“淑妃?怎么会呢?太子都和淑妃达成共识了,淑妃又怎么会找婵宫姑娘呢?奇怪。”

王公公下意识的往「阳临殿」看了看,无声的摇了摇头,走开了,小太监亦跟上,屁颠屁颠的。

殿外,莲夜跟着那小丫头左拐右绕,已经不知现在在哪个宫里了。

“喂,这是去淑妃的宫里的路吗?为什么和我上一次走的路不一样?”

莲夜虽是路痴,却不是白痴。不禁有些恼火,这宫婢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她跟着她走了最少有半个时辰了。

“因为我们走的是另一条路,啊,你看你后面。”

那丫头装作吃惊的模样,手指这莲夜身后,莲夜下意识的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莲夜回身。只见那丫头脸上诡异的笑,手里抓着一把什么东西。

莲夜暗叫不好,准备闪身躲过,可是已经迟了。那丫头在莲夜回身之际,手里的迷迭香就已经撒向了莲夜的面孔,莲夜在失去意识之前感觉后颈一阵剧痛,当真是不醒人事了。

后面隐藏的人抓着木棒,得意的看着对面的丫头。这两人不是别人,就是先前莲夜,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两个宫婢。

“好了,把慕婵宫抓住了,安宁公主应该会奖赏我们两吧!”

“是啊,走吧,别被别人看见了。”

两人扶着莲夜朝安宁公主的住处走去。

新书推荐: 套马杆的汉子 (h) 被亲哥破处以后(乱伦,出轨)nph 赵氏嫡女 歧途(高干) 霜糖(1v1) 女配的性福生活(h) 觊觎(高干NP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