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1 / 1)

作品:《浮生未歇之七里红装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不乖[校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乱交游乐园 嫁姐(姐弟骨科、1V1) 赵氏嫡女 王府小妾 快穿之还愿系统

这是一个战乱了将近三百年的世道,却只在六国间得到暂时的缓和。

现今有六国平分秋色,北漠有楚国,西边有凤夙国,东临海有两国,分别是代国与瑨国,南海有滨琉国,而中间所夹的则为颜国。若非颜国用经济控制其他五国,早已不复存在。

楚国虽地方最大,所谓漠北,却不是沙漠,而是一望无际的冰雪,连楚皇宫也是,一年中大部分都在下雪,少有粮食之地,一般都是从别国进粮。百姓则苦哈哈的,有很多人都被饿死,冻死了,以致民声哉道,许多人为了活命都迁往了他国。所以楚皇为了阻止国家人数骤减,更为了他自己的野心,一直都蠢蠢欲动。

西部的凤夙国则有着不同与他国的风格。凤夙国不知为何,女子远比男子多,男女比例是一比六,这导致男女比例完全失调,所以在凤夙国连乞丐都是有妻子的。尽管如此,男子ren然不够,很多女子的父母便会去掳到凤夙国游玩的,做生意的等男人给自家女儿配对。事件频繁了,便影响到了别国的掌事者,自己国家的很多男子都失踪了,还在凤夙国,他这是一定要管的。凤夙的皇帝也是颇为无奈,甚是苦恼。

而在北漠与凤夙国中间交界处,有一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那儿是苗疆之地,蛇蝎满地,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那儿并无国之称,是一个个部落组成,周围所有小国都依附楚国与凤夙国,独独这苗疆之地不理。这成为凤夙国与楚国的一处心腹大患。据说这凤夙国的男女比例失调,楚国的终年冰雪都与这苗疆脱不了关系。

代国与瑨国本是一国,后来分裂了,两国一直在争领土,相较与其他四国,这两国只能说是保持平衡的调味剂,这两国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并,所以两国也是l牢不可破的盟友。

最后是滨琉国,国如其名,这滨琉国盛产各色宝石,连他们的皇宫都是用宝石垒起来的,好不亚于颜国的皇宫,滨琉国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来自别国,滨琉国世世代代,不断的供给他国的皇室以及臣子欣赏把玩的各色宝石。与其说这是一个国,到不如说这是一个生意商人。

缤纷乱世,浮华一生,轮轮回回,一触即发的局面,总是要爆发的。不会为哪一个人所停歇,当你发现一生所追求的,不过是浮华一场,而真正嵌入心骨的,却被你伤的体无完肤,最后连他自己都辨认不出自己。当你明白时,已为时已晚,一切都离你远去。当你清醒时,才发现自己有多可笑,多寂寞。一切终究不过是浮华一世,走个过场而已。

站与窗前的是一黑衣女子,只见她双眼无神,似在回忆这什么,究竟是什么另她深陷记忆呢?没错,她就是女主,而她回忆的是令她转变的因素,因她,世间徘徊的火芯,才彭燃一跃,成为夜空中最亮的烟火。

昔日的牡丹花还是一样的大,沾染了血似乎比以前艳了许多,沾染了以前所没有的妖邪,就这样静静地开在园子里,园子还是原来的园子,也还是一样的宁静,牡丹边上夫妻情深的见证,秋千架上也沾染了血色,雨簌簌的下着,扫去了牡丹上的血,牡丹又恢复了原有的富丽,的确哈,牡丹终究不适合妖邪,雨依旧在下着,却怎么也扶不去秋千架上那抹血色。宁静的园子里突的传出凄厉的叫声“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杀他,相公,相公,我脱我脱还不行吗?”看着男子剑离后胸口处的血印,刺他的男子还欲补一刀,女子绝望的叫出声来,而手握剑的男子本欲向前的剑停了下来,似乎是被女子的叫声制止,似乎又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哈哈……”开始疯狂的笑着,坐在地上的女子瑟瑟发抖,但还是强忍着脱着衣裳。笑声渐止,女子才听得到旁边吐血的男人虚弱的声音“不要啊,柔儿,我是宁死也不愿你受辱的。”躺在地上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说着,嘴里还在冒着血,说完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一身的力气。随后躺在地上静静地流着泪。持剑男子冷着眼看着一副夫妻伉俪情深的画面,心更显得寂寞,痛心。倒在血泊中的男人看着女子,娇柔的脸上满是泪渍,因针扎过,几缕碎发,更添女子的柔态,怜心。可这些现在看来是对自己最大的讽刺,顿时觉得自己无用,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男人这样想着,血吐的更狠了,嘴边以是一滩血了。女子愣住了,“相公相公不要啊,不要睡啊,你等着,马上就好,马上你就可以医治了”女子加快了脱衣速度,当只剩下肚兜时,女子终是停了一下,她望向旁边早已不是昔日荣光的脸庞,无视他痛苦的眼色,微摇的头,看向床下想冲出来的小女儿,冲捂着小女儿嘴的大女儿璃儿摇摇头。“怎么,不愿脱吗?你是不想救他了吧,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呵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当初那样绝情,也怪不得我今日这样对你”说着,他就扑了上去,埋在女子的颈项边乱咬一通,女子疼痛的一叫,惊醒了旁边昏睡的男人,男人瞪大的眼里满是泪水,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乎的拿起旁边的刀便刺向了自己,在刺的一瞬间喊到“柔儿好好活着,女儿替爹…”还没说完便应声倒下,“爹”在这声还没出口前,沐珞瑾就被大姐沐珞璃给脱着从床下的地下室逃走了。“莲夜,密件送来了”一声清亮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哦,是嘛,呵呵,你先退下吧”“是”悄无声息的退下。她看向自己的手掌,十道指甲印子,他要是不进来,也许早流血了,呵呵,她又清笑两生。看向了信纸,楚国的现在的太子不是正真的太子,早在10年前真太子被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陨落门」给劫走了,而如今的太子只是用丞相的儿子来顶替的。奇怪,这「陨落们」和楚皇有什么私人恩怨吗?就算是死人恩怨,直接派杀手去杀他不就好了吗?为何费尽心思掳走太子呢?要知道到「陨落们」有的不就是杀手吗?呵呵,有意思,莲夜再次笑了。

“主上”

一直寂静的书房里响起一声清亮的女声。

“瑾儿,你有事吗?”

“我说过,叫我莲夜,瑾儿吗!真是柔弱的名字,我最讨厌了。”

最后一句话接近于嘶吼了,莲夜脖颈的青筋微起。男子被打断,脸上尽是不自然,但更多的则是心痛,莲夜双手紧握,身着一身黑色劲装,眼眶微红,许是刚才情绪激动所致,几缕青丝垂落下来。男子上前牵起发丝扶向耳后,“是,莲夜,我不叫了但你非要叫我主上吗?”

男子不禁想到十年前,那个跟在身后“锦哥哥,锦哥哥……”一个劲叫着的女孩儿,那时的她总是喜欢穿一身红装,不论是裙还是裤,包括鞋子,无一例外,都是红色。嘴里还在不停的碎碎念:“锦哥哥,瑾儿要糖葫芦,你看你看,红色的多好看啊!嘻嘻”“不行,看看你的牙,在吃都要掉光了,长大啦就没人娶你喽!”背着女孩的少年呵斥道。那少年就是现在的锦瑟。锦瑟嘴上虽是呵斥,但脸上的笑意难掩,眼神从未离开背上的人儿。“不嘛,锦哥哥,我知道你最好啦!阿爹和娘亲都不爱我,都不给我糖葫芦,我问大姐和二姐要,他们也不给。好讨厌啊!锦哥哥,你买给我嘛!没关系的,我要是牙掉光了没人要的话,那我就嫁给锦哥哥好啦。锦哥哥对我最好啦!我要一辈子和锦哥哥在一起。咦?锦哥哥,你怎么停下来啦?糖葫芦就在前面啊!”锦瑟停下步,凝视还欲说个不停的红装人儿。“瑾儿你想一辈子和锦哥哥在一起是吗?”瑾儿望着一本正经的少年,心里纳闷,前一刻笑的那么灿烂,怎么一会脸就变了,望着少年急切的脸庞,瑾儿笑着开口:“当然啦。”“这可是瑾儿你说的,我以后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锦瑟好似对着瑾儿发誓一般。少年背着女孩继续向前走去,印着斜阳,两人重叠的影子拉的斜长。

许是男子目光太热烈,莲夜终是开口打断了目光“锦…额,主上。”

“算了,找我有事吗?”

锦瑟无力的开口。

“再过几天,便是颜国太子颜斶选妃的日子了,我要去,你多说也无用,作为「瑾瑟门」的四大莲姬之首,这点决定我还是有的吧!”

莲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锦瑟捂住心口,坐在案几上继续着未完成的工作。只有莲夜自己知道,在锦瑟陷入遗忘回忆时,莲夜也随之陷入了里面,幽深的眼瞳,好似有魔力般吸进了她,以至于差点失控。好在最后的理智拉回了她。

不管是瑾儿还是莲夜,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我身肩着的仇恨与责任。

“站住,莲夜,我就不懂你有什么好的,主上对你这么好,你却一直在冷漠他,而主上就真的傻傻的在等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消失,那样主上就会看见我的好。”

此女子愤愤地说着。此女子为四大莲姬之一“莲染”,以扇为武器,善扇子可以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见这女子端着盘子,盘子上有碗,碗里有汤。端着盘子的手虽日日练武,却没有一点痕迹,莹润白净,千千玉手配上绝色的容颜,一身紫色罗衫,此女唯有“绝色”二字能配。

“哦,是嘛!消失就不可能了,不过我会走的,锦瑟怎么这么不懂风情呢!我是无福消受美人恩喽!”

莲夜痞痞说着,莲夜向前倾倒在触及美人发丝时,侧身走过。

“嗯,真香”

莲染愤然的望着莲夜的背影,气愤不以。她真的走吗?主上知道吗?什么时候走啊,最好快点,哎呀,不管了,能走就行,这个疯女人。

新书推荐: 被亲哥破处以后(乱伦,出轨)nph 套马杆的汉子 (h) 赵氏嫡女 歧途(高干) 霜糖(1v1) 女配的性福生活(h) 觊觎(高干NP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