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瑾瑟门(1 / 1)

作品:《浮生未歇之七里红装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不乖[校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乱交游乐园 嫁姐(姐弟骨科、1V1) 赵氏嫡女 王府小妾 快穿之还愿系统

「陨落门」里,风衣似火,如华临世,衣襟微敞,如白脂的肌肤不容直视。此「陨落门」门主,绯色。靠窗而立的妖魅,邪魅的脸上,魅惑的眼眸轻掠过跪在地上的属下,饱满莹润的唇型,漂亮的唇瓣微张。

“说”

同样魅人的声音,仿佛从幽远的地方传过来。

“「瑾瑟门」,由四大美姬,十二灵刹,三十六锁魂与无数情报、杀手组成,其中十二灵刹负责庞大的情报组织,四姬个管八名锁魂,四姬之首的莲夜掌管十二锁魂同时监管其他三姬,莲染,连绛,莲绚。这次「瑾色门」会派四姬之首的莲夜去进选颜国太子妃,莲夜会以颜国朝廷官员之女之名参选。此女善易容,外传此女容颜绝色,才使得「瑾瑟门」门主为她神魂颠倒,据说此女真颜除「瑾瑟门」门主见过,从未有人见过。”

黑衣男子无声的消失,听完属下的资料嘴角微挑起:不知颜皇知道朝廷官员有「瑾瑟门」的人会有何反应,不知鹎羽颜国太子做的怎样了,我该回去一趟了。绯色嘴角更是扬的明朗,窗外满园的海棠尽收眼底。

「瑾瑟门」里,锦瑟透过窗凝视正在房内擦拭手腕上的冰丝和黑色三角飞镖,她再也回不去了吧!也许她以后就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莲夜。是的,那个善用暗器、易容术,丝弦术滥用于心的莲夜。对于不会武的人,她杀之绝不眨眼;武功在她之上的人,她会易容成各色倾城绝色的佳人,她欺之,杀之。当男人陷入迷情时,会给致命一击,而致命一击则用手腕上的弦丝从外面看和普通的玉镯无样,但玉镯的中心是空洞的,而弦丝就藏于里面。此弦丝是雪山上冰蚕之丝所做,发丝一触即断。杀之人来,切面整齐,人死时颈项间一滴血也未流出,只有淡淡的红痕,故她被世人称作冰丝美人,然人感触美人之恩却无福消受。

看来她是决心要走了,是开始动手了吗!锦瑟不禁抚向边上的银杏树。就在七年前,这棵树下,瑾儿哀求我教她武功,她说她大姐要婚嫁了,她不能容忍家仇没报就安逸于此,所以在婚礼前夕跑了出来。也是从那以后,瑾儿变成了莲夜,除了容颜可寻,似乎找不到一点儿瑾儿的影子,「瑾瑟门」也是从那时一跃而起出现在江湖里。

莲夜转头看向窗外,似乎有风扫起了几片落叶。有人来过,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她提起的心突的释然。站在这,这么久没被她察觉,在这「瑾瑟门」里,除了他,还没有人武功在她之上的。

深肃是属于十月,而深肃的十月是属于晚秋,或许深肃十月的晚秋是属于离别的。锦瑟看着空无一人的玷玉阁,床上的锦绒被已经冷却,床檐边的麦穗凌乱挂着,抚向床面早已没有一丝温度,相比已经走了很久了吧!窗外的银杏叶上还粘着些许露水,一阵风吹来,掀起的只有露珠;风过,银杏也还是银杏。

此时的莲夜早已骑着马奔驰在山间小道里,溅起一轮轮的尘土。农人们埋在田间地头里,喝着山歌,迎着初阳,一天的生活就开始了。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她已经耽误了行程,还有三天便是参选时间,照平常还需四日才能赶到,所以她昨晚赶了一夜,但时间还是不够,她得留一天休整,准备。想着,她又夹紧了马匹,发丝缠绕着发带随风翻舞。山间小道里只留下一道黑影,农人们也只听见马蹄踏过的声音。

印着余晖,莲夜看向远方隐约的黑线(城墙),前面便是洛城了。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甚是疲惫,她思量着暂歇。继续往前没多远就看见了一大堆人马拥护者两辆马车前进着。是哪国来的?看着两辆马车都挺豪华的,车里坐的又是何人呢?估计也是来送美人来参选的。莲夜夹着马肚继续奔驰,经过第后面一辆车时,经过的风掀起了车帘。只这一眼,她便无法回神,这是怎样的容颜啊!双眼似不食烟火般的无欲无求,鼻梁间的眉骨不如一般男子的英挺,也不似惑人的妖魅,但就这不英,不魅却透出他谪仙的气质。满头的丝发垂落在身后,只用一条白色的布条发带束在身后,透着光可看到反着光的丝发很乌,眼下带着白色的丝绸面纱,更是平添了空灵,神秘之感。隐隐看不清的面孔,引起人的浮想联翩,一身无污的白色雪丝纱衣,似从雪山下来的雪女。若不是看他不如女子般矮小,还真是雌雄莫辨。马儿还在继续向前,帘子落下后,还未知未觉。

一身娇喝“喂,看什么看啊!快,拦住她。”

莲夜回神看着拦在前面的一排卫士,迫不得已拉起马儿停下,莲夜挑眉看向出声的女子束胸摆裙褶皱粉色纱衣脚蹬紫云锦棉小靴,正怒手指着莲夜,头上的粉色绒球头饰随风摇曳,好一个俏丽可人的女子。

“姑娘,为何拦我去路?”

“谁准你一直盯着禘莲大人看的还一直不放,也不看看你那是什么尊容,也配看禘莲大人。”

原来如此,那刚刚如仙般的人儿就是楚国的大祭司禘莲喽!刚刚是怎么回事,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好像被什么吸住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还是之人呢?怎么会看他失神呢?还有,什么叫‘那是什么尊容’,虽是易了容,不必在意,但这次的易容,因走的紧,就草草的弄了一下,还是有三分自己的模样。再说,自己的容颜就算不是倾城绝色,也还是沉鱼之姿,闭月之貌,易了容也是小家碧玉。企容你这丫头指手画脚。

“无知丫头,最好闭上你的嘴。”

莲夜秀眉微挑。粉衣女子看莲夜如此嚣张,甚是气极,跺了跺脚,一双好看大眼顿时怒目圆睁。

“你,你,……,你可知我是谁。”

看着莲夜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接着道“量你这种无知小民也不知道,听好啦,本姑娘可是楚国最宠爱的雨霏公主-楚若羽”

说完若羽扬头瞥向莲夜。这并不难猜出啊,这位公主可真是傻得可爱。

“哦——是嘛!”

听着莲夜漫不经心的语气。若羽更是火大,想她这么大可从没人敢如此气她呢!胸口一伏一起间,指向旁边的卫士。

“哼,你今天别想走了,给我上,抓到有赏钱。”

“住手”

一声呵斥,打断了正欲出手的莲夜,莲夜回首,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谪仙模样的人,空灵若无,虚无缥缈的音配他刚好,一点突兀也没。

“公主,此事因臣而起,那位女子并无过错,放她离开。”

关她的事,是他对她施了‘瞳术’。

“可是,那好吧……”

若羽看着已经退下的卫士,无奈的开口,谁叫这些卫士听禘莲哥哥的话呢!若羽瞄了眼禘莲,不甘的跺了跺脚转身回了马车。禘莲看着远走的身影转身踏回了马车,闭目养息。

“加速前进。”

一句话后便是静默。为什么他看不穿她呢?他的‘瞳术’竟然对她无效。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女人。

新书推荐: 套马杆的汉子 (h) 被亲哥破处以后(乱伦,出轨)nph 赵氏嫡女 歧途(高干) 霜糖(1v1) 女配的性福生活(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 觊觎(高干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