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刀剑之争(1 / 2)

作品:《九龙传说林八千李雪

这天下人尽皆知的一个词叫高手寂寞,高手就应该特立独行独来勿忘不善言辞,也有人狠话不多之意,似乎不符合这样特征的人就不能称之为高手,如果单凭这方面来论证的话,那盖九幽决然不能算是高手,他可从小就是个话唠,同龄人就没有一个比他话还多的,后来习武之后也没改掉这个臭毛病,别人都是人狠话不多,他倒好人也狠话也多,本来顶尖的高手之争存在一个最多说个即决高下也决生死,亦或者有些人只是按照江湖礼节抱拳说一个请字,结果盖九幽这个人每逢跟人大战之前必然先大放厥词,说些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日,你放心去死明年老子有空就会来帮你烧纸诸如此类毫无营养的废话,别人打败了之后他不会直接把人给杀了,先是点评一下别人的武功长短,再给人分析一下为何会败给自己的原因,所以江湖上有一个奇怪的传闻,说盖九幽的对手十有八九不是死于他的剑下,而是死于他的嘴下。

这样的人,大抵是不合江湖规矩的武林败类。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提剑出江南,从南到北,一路横扫,未尝败绩。

他点评其他宗门高手武功的同时却也融合百家功夫之精华,反而是有越战越勇之趋势。

名声大了成了大侠了,骂他江湖败类的人少了,说他是江湖少侠的人多了,以往他嘴臭的臭毛病也不是毛病了,反而成了盖九幽大侠平易近人不吝赐教,有些宗门甚至以盖九幽点评过自己为荣。

世间的很多事儿没有对错道理,大抵上强者的话才是硬道理。

盛名之下必隐大凶,当名声到达顶峰的时候,往往该韬光养晦,这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年少的盖九幽不知道明不明白,他也不知道知不知道江湖人对他的捧杀,因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出了江南就要从南打到北,尽头就是坐镇京城天下第一的弯背老六,把那天下第一的招牌从京城再扛到江南,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老京城的城门上见到了那个江湖人人人谈之色变的弯背老六,盖九幽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他开嘴就是喷,什么你老了,江湖就该由新人出头啦,什么我从江南打到北京,就是为了杀你,什么别人都说的你刀快,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剑。。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那左手用刀的刀客便一刀。

盖九幽大叫一句你懂不懂江湖规矩!

同时也是递出一剑。

盖九幽的剑千变万化,集百家所长,江南白衣剑仙说的就是他。

但是那刀客的刀,任你的剑有千变万化,他只有一刀,也只要一刀。

只是一刀,就把盖九幽打落城门,从那个少年风流剑客打成了笑话。

那一战,盖九幽多半是不服气的,其一是他觉得弯背老六不讲武德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其二是弯背老六作弊了,武夫之间的对决,他的刀里却有浩然正气,必然是偷偷的用了玄门之法,凡人再强,他也不可能跟神仙打。

既然不服,就再战,他偷偷用玄法,玄法之中什么最厉害?自然是三教通融公认最强,出龙虎上昆仑,入佛门听佛经,玄门的道,佛门的佛盖九幽都通了,唯有儒家的读书声盖九幽是听了就头疼,他更不觉得读书能读出一个什么万千气象出来,佛道通融的盖九幽自然改不掉自己的臭毛病,明明去偷了师,临走对这两家也是点评了一番,什么道法无边我有边,什么佛不渡我我自渡什么话都往外撩,把佛道两家说的都不如他一般,之后携着佛道通融之威,再北上再战,可惜还是拜了,这次拜的更加彻底。

通融两道的他,这才明白弯背老六没有作弊,那刀上的浩然正气,只是刀气,那时候他才知道了武夫原来到了极致,也有武碎虚空,凡人的刀,也可斩仙人。

别人告诉他,想要打败弯背老六,只有成仙才行。

虽然成仙听起来很难,但是只要有条明路也行,盖九幽可不怕难,于是这个成仙路上便有了盖九幽的身影,说实话,以他的性格来说他是不会参与到这么复杂的局势中来的,他是个能动手就不动脑子的人。

结果所谓难于上青天,世间没有比这更难的事情了,盖九幽干脆收了个徒弟,虽然自己对这个徒弟唠叨了一些,但是却真的是倾囊相授,这徒弟也争气,自己开始说什么他还会抬杠,后来干脆一句话都不说了,不说就不说呗,小徒弟武道天赋不输自己,甚至有青出于蓝之势,眼见着自己老了,丢了两次人了,成仙路也不好走,那就干脆指望自己这个徒弟代自己出征,到时候自己徒弟把那弯背老六大了,传出去说我的徒弟都赢了弯背老六,那当年丢的面子自然也双倍的找回来了。

结果徒弟跑了。

还接了弯背老六的刀。

这他娘的不是让自己成了一个笑话吗?

盖九幽一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咬牙切齿,他把最后一个纸人放好,组建好了纸人纸马石棺,除了自己的徒弟之外,这可谓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杰作,纸人纸马石棺,贯穿阴阳,穿梭时空,抵挡那五行之地的大道之力,至于为什么造这个,他说不明白,想成仙打弯背老六有之,甚至跟那棺中人一较高下也有之,想见识那所谓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有之,总之盖九幽觉得败给弯背老六,困住了自己的一生,他的人生决然不该如此,他觉得自己如果打败了弯背老六,绝对不会做弯背老六那样的懦夫,对,他觉得弯背老六懦夫,明明天下第一不敢去青龙山,也不敢去拿自己的刀跟天刀一决高下,这不是高手所为,如果自己是天下第一,肯定把这些东西都高宁白,但是自己偏偏败给了那个懦夫,这才是他最气不过的地方。

恨呐!

他收起了纸人纸马石棺。

自己那个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林长生,已经在门外。

他背着一把刀。

盖九幽想破口大骂。

骂他没良心,骂他大胆,骂他不知死活。

话到嘴边,盖九幽骂不出口了。

他甩手,门瞬间成为齑粉。

再出手,一剑出。

一剑既万剑。

万剑化一剑。

那是一道剑雨,对着林长生迎面而来!

林长生并未拔刀。

剑逼眉心。

弯背老六收手。

再晚一秒。

那剑能洞穿林长生的头颅。

盖九幽终于忍不住跳脚道:“你什么意思!你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别说是你这个小王八蛋!就是弯背老六还活着!他也不敢轻视老夫的剑!我的这一剑!就是仙人也能斩!你还是当老夫我不舍得杀你!告诉你,我杀你如屠狗!谁不知道我盖九幽六亲不认!”

林长生看着他,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