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心1(1 / 2)

作品:《玫瑰债(高H1v1)
热书推荐: 赌 (校园,1V1) 贰拾【强取豪夺1v1高H】 同桌 燥雨(校园 1v1h) 暗许(1v1 年下)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h) 离婚(H)

*

阮婧的微信是那次晚宴她替乔烟解围时,顺便加上的,只是简单问候过后就没有聊天了。

所以今天突然接到她的求助,乔烟有些惊讶,但没有推脱。

阮婧给她的印象无疑是好的,成熟而知性,又不失女人的细心温柔。

“真是抱歉,这个点了还来打扰你。”

阮婧是在学区北边迷路的,t大绿化做的太好,但没有特别标志性的东西,所以她第一次来找不到路实在正常。

“没事。”

乔烟冲她笑笑,问道,“是要回去吗?我送你到大门?”

“不是,”阮婧举起手机屏幕在她眼前一晃,唇边也漾着笑,“t大也是我的新剧取景地之一,先体验一下角色。”

“大学生?”

“不全是。”

屏幕上是电子版剧本,乔烟下意识念出了剧名,“《破茧》?”

“嗯呢。”

“可以带我逛一逛学校吗?”阮婧问。

乔烟欣然应许,两人便肩并肩沿着铺满绿化的道路散步,这边的路灯是白色的,落在地上,溅在花上,犹如月光。

阮婧走着,一边随意划了划手机屏幕,介绍道,“题材挺敏感的,讲的被包养的女大学生。”

乔烟抬眼,发觉女人说这话时,眼底毫无波澜。

但她下一句就不是了,她说,“我觉得这部剧蛮适合我的,难得能本色出演。”

阮婧跟谢醒这事儿,他们那圈子里没谁不知道,只是娱乐圈里没风声,只知道她背后有人,扒不出是谁。

“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剧里的女主并不是一穷二白的小白花,相反,她出身书香门第,家境殷实,是典型的大家闺秀。”

“那她为什么要做别人的金丝雀?”乔烟下意识问。

“因为她爱上了那个男人,”阮婧淡淡说道,“男人并不清楚她的家庭,也对她不了解,只以为她跟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大学生一样,而他也正好喜欢她的年轻。”

“那最后她得偿所愿了吗?”

阮婧没立马回答,而是抬头瞧着簇簇作响的树木,枝丫间的那小小的圆月,思考了片刻。

“如果是指让男人爱上她的话,那她的确得偿所愿了。”

“但很遗憾,那时她已经不爱他了。故事的最后,女主在机场,回头时,发现男主仍然站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束花。”

“那她会后悔,再回到他身边吗?”乔烟问。

“这是个争议的地方,”阮婧说,“因为作者也拿不清那时女主的感情,所以说这应该是个开放式结局。”

“不过我觉得,她会动摇吧。”

乔烟沉默了,没说话。

阮婧继续说着,“不过这是原版小说的剧情,改编后,女主还是回到了他身边,他们结婚了,并且有了很可爱的孩子。”

秋风吹过,旁边的樟树飘落几张叶子,边角泛黄。

亚热带的城市,总感觉没有秋天,叶子变黄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今天是十月一日。

乔烟惊觉她忘了徐怀柏九月十七的生日。

但是这人也没任何动静啊。

那段时间他刚好出差,两人刚在一起没几天。

“乔烟?”

“嗯?”

阮婧叫她,笑道,“怎么走神了?跟我聊天就这么无聊?”

“没有没有,”乔烟解释,“突然想起点事,抱歉。”

“没事。”

阮婧的确不在意,说是体验角色,但她看起来挺无所事事的,更像忙里偷闲。

乔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尖,她今天穿的是那次徐怀柏给她买的那双小靴子,走起路来也是塔塔的。

“其实我更像是找个地方,发发牢骚,”阮婧抬头,月光映在美丽的面孔上,柔和了轮廓,“t大的确很适合散步。”

“嗯。”

“其实我刚刚也是有感而发,想问问,是你你会回头吗?”

乔烟闻言微怔,鬓边长发随风抚上脸,她撩到一边,思索片刻。

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阮婧见状笑笑,用一种了然于心的目光扫过她,冒犯算不上,更像前辈。

乔烟把这归于她对小辈的照顾,于是只是轻叹一口气。

“没有爱,怎么回头。”

“你和我想得一样。”

她回头,有些惊讶。

阮婧眼角眉梢始终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某种时候,乔烟其实不喜欢这样的人,因为很难猜到他们的心思。

譬如温如许,他的笑,总让她觉得如映深潭。

但阮婧不一样,她能从她眼底读出一些,并不是恶意的东西。

“我只是觉得爱情是说不清的,有时候其实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还爱不爱他。”

阮婧说道,“但不离开他,也不能笃定自己到底还需不需要他。所以我也是支持他们圆满的那一派,因为他们只是错过而已。”

“那如果那个男人也没有分清自己爱不爱,只是想留住她呢?”乔烟问。

“那他就开始了倒霉的第一步。”阮婧眸光平静。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实验楼底,乔烟一瞥,视线定格。

不远处,一辆黑色奔驰在路灯下格外醒目,驾驶座的车窗开着,一只有力而健美流畅的小臂伸出来,搭在车窗上,指节夹着烟,散在修长指骨间,时不时抖落些许的灰。

阮婧眯了眯眼,笑了,“看来我们好不容易聊一聊,就有人等不及了呢。”

乔烟隔着车窗跟徐怀柏对视,后者捏灭了烟,不怕烫似的,转而抽了几张纸包上烟头。

“不过我还觉得那个女主有一点做的不够好,”阮婧冷不丁再次提起,语气还颇为轻浮,“走得这么干脆,男主送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捞一笔再跑。”

说完,视线落在乔烟身上,多了些不可言说的意味。

乔烟没闪躲,两人似乎在一番谈话后有了更深的羁绊,默契地告别。

“不送。”

走到车边,徐怀柏半阖着眼,姿态懒散地靠在椅背,“大小姐找你,在门口。”

阮婧挑眉道,“谁敢让你送?诺,女朋友还你。”

乔烟下意识抬眸看他,发觉他眸光未动,跟没看见她似的。

*

阮婧走后,乔烟上了车,徐怀柏动都没动,一言不发地瞧着窗外出神。

他侧脸线条锋利,鼻梁高挺,路灯的光影被分成两半,落在他一半脸上,衬得面孔更立体。

几丝头发被吹乱,不安分地在额角摆动。

他不说话,乔烟也不强求,而是自顾自关心起哈士奇最近的生活质量来,“累吗?公司睡着应该不怎么舒服吧。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徐怀柏终于偏头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却莫名其妙透着股委屈。

“国庆有四天假。”

乔烟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国庆,“我忘了。”

“就这么忙?”

他的语气颇有些酸溜,说完就又转过了头去,她抿了抿唇,顺口扯了个谎,“也不忙,就是忘了,是你比较忙。这几天我去柏荟澜山,你连影子都没一个。”

徐怀柏居然没理她,只是按着方向盘的手顺着往下,换了个位置捏。

乔烟摸不透哈士奇的心思了,盯了他足足叁秒,然后脱了鞋,直接从副驾爬过去坐在了他身上。

右手从徐怀柏大腿若有若无的剐过,轻点上车窗升降按钮,指尖按下,唯一开着的驾驶座车窗便缓缓关上了。

“干什么?”

她分开腿紧紧挨住徐怀柏,臀部小心翼翼在他身上坐稳,胸前随动作荡漾,在他低头就能吃到的距离。

雪松已经淡到微不可查的香气渡了过来,还有来自温热身体的温暖气味。

乔烟坐稳后,双手已经牢牢勾住了徐怀柏的脖颈,她倾身靠过去,胸脯便完全贴上了他的胸膛。

长发落下一些,交迭在他们相贴的地方。

她这才开口,用软软的嗓音,又像勾子一样,拿捏着他。

“哄你。”

新书推荐: 他好大呀!(1v1,sc,he,体型差糙汉)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1v2 骨科) 【NP】一朝马甲掉,全员皆变态 西沉寂静地 (校园 h) 涩涩小脑洞(百合短篇) 奴婢青灯 被反派强制爱了[快穿] 重生之再问仙路(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