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扯2(1 / 2)

作品:《玫瑰债(高H1v1)
热书推荐: 赌 (校园,1V1) 贰拾【强取豪夺1v1高H】 燥雨(校园 1v1h) 同桌 暗许(1v1 年下)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h) 离婚(H)

*

端着香槟的侍应生走来,许斌挥手拦住他,拿走了托盘上最后两杯冷雾弥漫的酒,高脚杯壁与冰块碰撞出清脆的响。

他取一杯递过去,左眉微挑,隐隐鄙夷的神色,问道,“给个面子?”

“不好意思,”乔烟神色不变,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口叁明治,“我不方便。”

她的十点钟方向,五步外的沙发上坐着的一个卷发红裙的女人,面容姣好,正凝眉看着这边。

许斌的女伴,她并不认识,但显然,她已经对她有了敌意。

乔烟越发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也不想给许斌反应时间,转身就要走,但他已经先她一步拦在了她身前。

许斌比她高半个头,这一站,把她眼前挡得严严实实,那边正是通往露台的方向,徐怀柏刚刚去的地方。

“怎么不方便了?”

他似笑非笑,眼底嘲讽,“来这儿的女人,哪个不喝酒?”

“更何况,”许斌笑意更深,视线下垂,若有若无地落在乔烟胸口,那道浅浅的沟上,“我们当年的系花,还可怜兮兮地在这种地方落单了。”

这种地方,被咬得格外重。

乔烟后退几步,拉开了与他的距离,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开口就一针见血。

“那又关你什么事?如果说你喜欢多管闲事的话,可以去应聘太平洋警察。”

“乔烟。”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异常清晰,许斌面子挂不住了,瞥了一眼周身的人,都或多或少在观察这边。

他咬牙,“行,你有种。”

说完就转身离开,留她一个人在原地,神情冷淡地继续吃餐桌上的甜点。

吃得差不多了,乔烟再次转头看一眼通往露台的路,那儿是个转角,墙面一幅巨大的油画,画上的西方少女漫步花丛。

她放下盘子,手上却沾了许多甜点的奶油,纸擦不干净,黏糊糊的,得去洗一洗。

侍从替她指路,厕所也是一样的欧奢风,洗手台上还摆放着一个花瓶,插着新鲜带着露水的花束。

镜子里,女人乌发红唇,微卷的长发一边别在耳后,莹润耳垂上带着一枚红宝石耳钉,配她今夜黑色长裙,犹如点睛之笔。

乔烟洗着手,水冲在手上凉凉的,徐怀柏的那块宝玑被她放在了一边,闪着漂亮的光泽。

那枚耳钉是徐怀柏亲手给她戴上的。

记得戴完了,他还站在一边用手摩挲着下巴打量,颇为满意地点头,“不错。”

他眼尾微微上扬,看谁都带叁分笑意,此时盯着她,眸中漾着的情意像勾子,她耳根一下就红了,连忙转过头遮掩。

“咦,怎么耳朵红了?”

但徐怀柏不仅发现了,还把她脑袋扳过去,含笑道,“就夸一句而已,以前没见你这么容易害羞。”

“我没…”

乔烟否认,可这显然没什么说服力,他眼底笑意只越来越深,或是羞的,或是气的,反正她瞧他这样,脑子一热就踮脚吻了上去,谁也见不到谁的表情。

他看不见她耳边的红,她也看不见他幸灾乐祸的笑。

徐怀柏显然一愣,垂眸见乔烟轻颤的眼睫,就什么也没想了,扣住她的腰,加深了吻。

*

“乔烟。”

水龙头还在哗哗放水,乔烟从出神中缓过来,只见镜子一侧出现了她并不想看见的人。

许斌阴魂不散似的,偏偏也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冲了手,正用纸擦着。

他勾了勾唇,视线从擦手的纸上流连到洗手台上那块宝玑,实在显眼,很难让人注意不到。

“我可没跟着你,这儿就那么大,想不偶遇都难。”

乔烟没理他,转头就走,他出声叫住她,“看不出来,你还能榜上这号人,还真是我小瞧你了。”

“你烦不烦。”

“对老同学脾气就这么大?”

他上前几步,拦住她,嘲讽道,“哦,也是,有了金主就是不一样了。”

“你再纠缠我,我就叫人了。”

乔烟冷冷地警告他,“既然知道我金主不好惹,就让开。”

“你嚣张个什么啊?”

许斌冒火了,上手就拧住她小臂,“左右不过一个陪睡的,大学那会儿你多清高啊,目中无人的,嗯?还不是给钱就能上?”

“再说人徐少还能缺你一个?指不定过几天就给你甩了,要我说啊,你不如现在就跟了我,好歹同学一场,我就算腻了,咱俩也有情分在。”

“让开。”

许斌不动,拧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不用看就猜的到那块皮肉被捏红了。

乔烟深吸一口气,转头就要叫人,身后却传来一股力把她撞上墙壁,钝痛感泛上来。

“考虑考虑?”

许斌扬起一抹不善的笑来,威胁着,“或者你体验体验再考虑?我真不比他差。”

“不可能,”乔烟一字一句,一双细长凤眸圆睁着瞪他,“你算什么东西?”

“你!”

“许总。”

一道慵懒的女声传来,不疾不徐地打断了这里的剑拔弓张。

女人一身米白连体裤,v领直开到了沟,锁骨间钻石项链反着吊灯下零零碎碎的光。

她那张时常出现在大屏幕上的精致脸蛋此时看不出表情,嘴角一直勾着抹若有若无的笑,一双丹凤眼凌厉而妩媚,正朝他们走来。

“好久不见。”

阮婧笑了笑,视线就连到许斌抓着乔烟小臂的手,后者自觉尴尬地收回,清了清嗓子,作回衣冠楚楚的模样。

“早知道阮大明星要来,我就亲自来迎了。”

“许总工作忙,哪里能让您浪费时间。”

乔烟抬眸瞥了一浅浅笑着的阮婧,目光冷到了骨子里,她猜不透阮婧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

正要走,却像被人洞察了心思似的,阮婧自然而然地环住她的臂弯,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位是乔小姐,也算认识,不知道二位刚刚在聊什么?”

阮婧面色不变,反而是许斌僵了僵,赔笑道,“没什么,我跟乔小姐大学同学,叙旧叙旧。”

“对,打着叙旧的名义纠缠我。”

乔烟顺势而为,反正他最在乎面子,既然阮婧挑起了话,她不介意下他脸。

“多亏阮小姐问了,那我就实话实说,要是你没来的话,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就该是我叫的警察了。”

“你…”

“转角就是监控。”

许斌被乔烟打断了话,而阮婧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一时涨红了脸,半响说不出话来,只得摆摆手,“行,是我失态了。我向你赔不是。”

说完,他也不再留恋什么,匆匆离开了。

走廊上只剩乔烟跟阮婧两人,她不动声色地挣脱开挽着自己的手,拉开半步,垂眸道,“谢谢你。”

“举手之劳,”阮婧察觉了她的疏离,也并未觉得什么,抬手笼了笼耳边鬓发,“我一贯看不惯欺负女人的男人,更何况,我的确认识你。”

乔烟心底讶异,但神情波澜不惊,“阮小姐认识我的家人吗?”

“不,是你。”

阮婧摇头,目光停留在了她腕上那块松松垮垮的宝玑上,“听谢醒提过你,你很漂亮,所以我才记住了。”

谢醒是徐怀柏的发小,他提过,那只能是徐怀柏提过,但乔烟不知道徐怀柏提她做什么。

但凡男人间讨论女人,总是风流韵事多些,或者捎带着上不得台面的荤话,不太会是好事。

所以乔烟没深问,回之一笑,“不过刚刚真的谢谢你了。”

“都说了举手之劳,难不成你还要跟我涌泉相报?”

阮婧也笑,眉眼弯弯,她年级不小了,加上装扮成熟知性,笑起来很有大姐姐气质,令人安心。

新书推荐: 他好大呀!(1v1,sc,he,体型差糙汉) 【NP】一朝马甲掉,全员皆变态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1v2 骨科) 西沉寂静地 (校园 h) 涩涩小脑洞(百合短篇) 奴婢青灯 被反派强制爱了[快穿] 帅哥都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