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2(H)(1 / 2)

作品:《玫瑰债(高H1v1)
热书推荐: 赌 (校园,1V1) 贰拾【强取豪夺1v1高H】 同桌 燥雨(校园 1v1h) 暗许(1v1 年下)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h) 离婚(H)

*

直到现在,乔烟才知道徐怀柏所谓的“别的”是什么。

白色床单上有丝丝水痕,她浑身上下只着了一件他的衬衫,盖到大腿中,露出的匀称长腿此时正不受控地曲着。

他正埋首在她的秘密花园处,专注地亲吻。

“唔……”

下身传来酥酥麻麻的刺激,嘴唇裹上花蒂,又在花瓣上流转,她抓着他的发,指尖都在发颤。

徐怀柏空出一只手覆上她的掌心,安抚似的握了握,然后从一旁酒杯里取出一块冰。

咬在嘴里,再用舌尖缓缓推进去。

冰凉的异物感霎那充斥了乔烟,她惊呼出声,绷直了脚背,“徐怀柏……”

“放松。”

刚推进去的冰块随她的颤栗,又被推了出来。

他哄着,“试试。”

乔烟很抗拒,未知感裹挟着羞耻,双腿并拢,“不要。”

徐怀柏没听,把小了一圈的冰块从水痕上捻起来,再次推进去,并用舌尖堵住。

太冷了,她害怕起来,浑身都开始发冷,双腿开始挣扎,气息不稳,“我不要,徐怀柏,我好冷。”

声音里带着哭腔,“出去,你出去。”

徐怀柏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不对劲,默了默,抬起头,拇指大小的冰块滑了出来,落在被单上,濡湿了一块。

乔烟松了口气,身体还是紧绷的,一动不动。

“就这么不喜欢?”

他把快融掉的冰块塞进了自己嘴里,牙齿碰撞出声,淫靡而色气。

她不说话。

“不喜欢就算了,嗯?”

“嗯…”

徐怀柏“啧”了声,“别气,我伺候你,不弄别的了。”

“不是,”她声音弱弱的,“我,不喜欢塞东西进去…”

“你不早说?”

“我又不知道你拿冰块是要……”

反正这下,乔烟是无法直视他杯子里的冰块了。

她撑起身,双腿敞开着,徐怀柏就坐在床尾,上半身什么都没穿,脱下了腕上的表。

他抓着她的腿把她拉过去,掌住后颈,摁在自己怀里,声音低低的,“那换点别的?”

“换什么?”

“不知道。”

徐怀柏不怎么玩花样,一是懒,二还是懒。

但他在这方面挺顾忌对方感受,但前提是对方要提。

“徐怀柏。”

“嗯?”

乔烟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挪动身子往他身上贴,眸子亮晶晶的,又舔舔唇,样子有些不好意思。

“我给你用口好不好?”

徐怀柏把玩她长发的手顿住了,侧头看她,眼神危险,“认真的?”

“嗯。”

乔烟没干过这事,他俩谈的时候他也没提过,毕竟女方,有些迈不出这个坎,但不代表他没用过别人的嘴。

他当然想了,想老久了,从高中开始的恶趣味,但乔烟曾表现出对这事的抗拒,就跟刚刚一样。

再后来,他俩掰了,更不了了之。

“行。”

徐怀柏答应得爽快,坐在床尾,脚踩地毯,脊背弯着,“你来。”

他下身穿的是条休闲裤,有抽绳,洗完澡刚换的,那东西也刚洗过。

乔烟下床,膝盖磨在地毯上,跪在了他面前。

她抬头,而他正眼都不眨地盯着她,眼神像要把她吃了似的。

她不敢再看,小心翼翼解开了他的裤绳,那东西原本沉睡着,却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慢慢勃起了。

估摸着是刚刚听她说要给他口的时候,徐怀柏当下就有了反应。

乔烟吞了吞口水,缓慢地褪下他的裤腰,把那根东西拿了出来。

温热偏烫的坚挺触感,她仔细打量着上面的纹路,时不时微微皱眉,就跟平时看资料一样的表情。

徐怀柏笑了,“看这个你都看这么认真?”

“嗯…”她低声,“毕竟以前没这么看过。”

都是莫名其妙就被插进去,现在看着不怎么样,在她身体里时却凶猛地要命,说什么也不肯放。

欲望已经完全勃起,顶端溢出晶晶亮的液体,他低喘一声,腰往前一挺,直直戳上了她的脸。

“试试?”他哑声。

乔烟的脸上沾了他的东西,没闻到什么异味,让她心里的退缩少了些,便一不做二不休地握住了柱身,学着电影里伸出舌来,舔舐上去。

小小的手掌按着囊袋,轻轻揉搓,她侧头,沿着柱身从下往上舔,在龟头处停留一瞬后,小心整个吮住。

徐怀柏喉中溢出一声低吼来。

女人样子虔诚,动作生涩又认真,吮吸完一口顶端,还要虚心学习,“这样舒服么?”

“嗯。”

他应着,抬手把她摁回去,欲望戳进她嘴里,腰身上挺,“继续。”

乔烟脑袋被他按住,张口缓慢地吞,完全勃起的性器太大,太粗,她有些力不从心。

戳到喉咙,更是不适。

他又往回缩,在她嘴里顶了一下,差点给她顶出咳嗽来,眼角泛出细细的泪。

她的唇舌都很软,缠着他,裹着他,任凭快感刺激他的神经,直到头皮发麻。

徐怀柏没让她缩,但停了一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站在反悔还来得及。”

性器还被乔烟吃在嘴里,她话语变得含糊不清,但他听得见。

“继续。”

话音刚落,他就挺了腰,龟头戳到她的喉咙,让她有些难受,可抬眸,看见他头扬起的弧度,喉结起伏,情欲支配下迷离忍耐的表情,她又觉得值得。

转而便是卖力的吞吐,她的头起伏,因为青涩,牙齿时不时剐蹭到柱身,丝丝疼痛混杂快感,那是由心理而起的满足。

乔烟没忘揉捏那双囊袋,白皙细腻的手指覆在上面,黑与白,深与浅,碰撞出淫靡的色彩。

徐怀柏喉中溢出声声低喘,落在她耳中,欲色而性感,还有莫名的,本该属于男人的征服欲。

她专心吞吐着,不觉他的眼神越发危险深沉。

就在下一次,龟头从她小嘴里吐出,裸露在空气里时,她刚抬头,就被摁了回去。

后脑勺传来蛮横的力,猛地按了下去,刚出露的龟头再次顶入,顶到她的喉咙。

新书推荐: 他好大呀!(1v1,sc,he,体型差糙汉) 西沉寂静地 (校园 h) 【NP】一朝马甲掉,全员皆变态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1v2 骨科) 涩涩小脑洞(百合短篇) 白芷 穿成恶毒小姑子怎么办(NP) 奴婢青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