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扯1(1 / 2)

作品:《玫瑰债(高H1v1)
热书推荐: 赌 (校园,1V1) 贰拾【强取豪夺1v1高H】 燥雨(校园 1v1h) 同桌 暗许(1v1 年下)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h) 离婚(H)

*

乔烟上车的时候,她的手机还安安稳稳躺在副驾座上,她没多想,顺手就放回了包里。

徐怀柏刚抽完一支烟,此时周身萦绕着丝丝缕缕的烟味儿,她一上车就闻到了。

但她什么也没问,把找回来的钥匙也收进包里,放在最里面的位置。

而她做这些的全程,徐怀柏一句话没说,甚至都没看她一眼,手肘搭在方向盘上,目光平静地直视前方。

这个时候的t大,人其实都走得差不多了,夕阳西下,即便是秋老虎也赶紧了入夜的步伐。

天边一抹橘红,远处零零散散布着几颗星子。

校园安静,自行车,小电驴分区摆放整齐,前不久的停放整治已经取得成效。

他们的车前面什么也没有,至少乔烟是这样觉得的,但不妨碍徐怀柏看着前面出神。

“找到了?”他冷不丁问一句。

哦,没出神。

“嗯,落在桌底下了。”

他点点头,没说话。

车内空间太过狭窄,两人隔着一臂距离,她却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意,男人的体温一向偏高,仿佛空气都染上了灼热。

乔烟下意识挺直了脊背,其实她已经发觉了他的变化,现在最好该说些调节气氛的废话。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句也说不出来。

或许是见到了温书予,她一时有些复杂,而不是因为她那些理所当然的话。

往常调节他们之间气氛的,其实往往都是徐怀柏,她最常做的不过是听他插科打诨,笑眼弯弯。

现下他不说话,她才发觉,自己有多无趣。

“吃什么?”

终究是他先打破了气氛,语气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都可以,”乔烟说完,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别太辣了。”

“我知道。”

徐怀柏听着像没好气,她便不说话了,瞧着他发动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出了校门,他车上的音乐开始播放了,英文歌,节奏感强烈,ramp;b风格,是她一贯喜欢的。

但她记得他以前不怎么听这种的。

那会儿是乔烟喜欢,他公寓里又有电脑音响什么的,每次她过去,整个空间都充斥着歌声。

乔烟最喜欢的一首,是ashlee的《alonewithyou》。

节奏的鼓点伴随着缠绵悱恻的女声,迷离又意乱的调子弥漫在卡上窗帘,昏暗客厅里发酵着悸动。

他们曾一言不发地热烈接吻,眼眸半闭,瞳孔却映出对方的样子。

然后继续沉沦。

但现在车里放的不是它,是一首让她很熟悉的但想不起名字的歌。

“《amaretto》。”

徐怀柏冷不丁开口,心不在焉地打着方向盘,然后垂眸在手机上按了几下,丢过去。

稳稳落在乔烟的大腿上,而屏幕清晰,一片橘红歌封,歌词正唱到:

“msamaretto

杏酒美人

ican'tforgetya

我忘不掉你呀

ibeenthinkingboutyouhereonthe

sideline

我还待在一边苦苦想你呀”

乔烟心尖一跳。

“挺好听的。”

“嗯。”徐怀柏淡淡应声,似乎不想多说。

但嗯完,车厢里又陷入了沉默,他又开口了,但她知道他这是不像沉默的妥协。

“我知道你不吃辣,特意强调什么?”

只因她之前从没主动提过不要什么,他就猜到了,“例假?”

“嗯。”

徐怀柏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坐直了身子,整个脊背放松地抵上真皮后座,“要不回去吃?”

“我做?”她问。

“我做。”

“你经常做饭?”

乔烟知道他会做,只是懒,以前他心血来潮,会给她熬个粥煮个面什么的。

“这会儿比高中多了些。”

她点点头,“那去万汇吧,你那儿没菜。”

他便打了灯,转头往万汇中心开。

*

柏荟澜山那儿有没大型超市,那儿的主大多金贵,能叫送绝不自己去,其实徐怀柏也差不多,只是迁就乔烟。

而她全然没体会到小少爷的细腻心思,她一贯想不了这么多,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

所以此时车子驶入地下车库,里面常年阴冷黑暗,减速带让车子一颠一颠的,明黄的反光带映着车灯,徐怀柏找到一个空位,倒车进去。

乔烟按了手边关窗的按钮,玻璃落下,彻底隔绝外面的昏暗,而陷入更深的黑暗。

安全带也解开,她的头发刚刚被秋风吹乱,散漫在肩头绽放成花,而她还没来的整理,就有人先她一步了。

修长指节划过肩头裸露肌肤,那一片被风吹冷的肉泛着凉意,在感知到指尖渡过来的温暖时瑟缩了下。

不像掌心下的皮肉,徐怀柏的手很烫,刚覆下去就被捂热了,他已然倾身过来,慢条斯理地整理好她不听话的长发。

发尾不知何时多出一片叶子来,海城绿化率很高,叶子有些黄,不枯,应该是顺着风飘进来的,挂在了她的发尾。

他拿过,一路抚着她。

叶尖微利,叶面粗砺,乔烟的裙子领口偏低,露出锁骨与小片胸肉,被猛一下划过,激起颤栗来。

“你干嘛。”

乔烟抬手抚平了叶子划过的地方,声音低低的,“还不下车?”

徐怀柏没说话,指尖捻着那片叶子,打着转儿,此时他们离得很近,他头低着的,鼻尖快要碰到她的锁骨。

他的呼吸平静,又存在感极强地落在她身上。

她往后缩了一下。

而就是这个动作,让一直处于平静地徐怀柏突然伸手扣下了她的脑袋,仰头凑上去,猛地拉近了唇间距离。

可他没吻,就隔着这么一指距离,深深望着她。

他的桃花眼正是最正经的时刻,但也不怎么正经,天生一双含情眼,看谁都像看爱人。

眸子黑亮而湿漉,像突然卸下了某种东西,又像在思考,权衡,自欺欺人。

乔烟屏住呼吸,不敢回视他的眼睛,视线无可避免地落在他眉间的美人痣上。

似乎比曾经任何一个时刻都要不同,她却说不出有什么不同。

半响,徐怀柏轻笑一声。

“真来例假了?”

乔烟一下没反应过来,画风转变太过突然,她原本都以为他再次兽性大发,但是在自我说服了。

“可惜了,”他瞧着还真挺惋惜的,抿了抿唇,瞥了一眼外面轻飘飘地说,“你今天见不到小怀柏了。”

乔烟:……

“我可没觉得可惜。”

她扶额,而他已经退开,坐了回去,途中手肘不小心磕到车,惹得他啧了一声,甩了甩手,还是平时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新书推荐: 他好大呀!(1v1,sc,he,体型差糙汉) 【NP】一朝马甲掉,全员皆变态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1v2 骨科) 西沉寂静地 (校园 h) 涩涩小脑洞(百合短篇) 奴婢青灯 被反派强制爱了[快穿] 帅哥都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