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不许夹(h)(1 / 2)

作品:《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嗯……啊……”

细长的手指插入依然会有胀感,小穴当然忍不住夹,姜颖动作很慢,尽根没入,一丝丝拔出来,“怎么还夹?”

“我,我没有……”

连狡辩都是柔声细语,姜颖把手指又插进去,“这次不许夹了。”

“唔……”

被堵着还要强制放松,可手指拉扯穴肉怎么忍得住,徐薇抓紧床单努力放松,“啊……”

手指一点一点地往外拔,只要小穴一缩就重新插进去,不上不下,弄得她欲仙欲死。

“姜颖,唔……”

“让你不要夹。”

故意折磨她,徐薇求饶,同样还是那样温柔地语调,“你插进去吧,别,别弄了~”

姜颖偏偏不依,继续往外拔,“放松。”

徐薇只能强忍着松弛,煎熬非常,双腿哆嗦着,手指终于啵的一声彻底拔了出来。

指头到指根裹了一层厚厚的晶莹,姜颖把这水抹到徐薇的胸脯上,尤其蹭着两颗乳头抹。

她捏了一把,“还没肏你,奶子就硬了?”

“不是,哈啊~”

乳头被重重一拧,又疼又麻,姜颖用力揉起她的乳肉,往中间挤,拇指轻搓乳头。

乳肉一股胀感,乳尖却是刺刺的麻,徐薇脸颊爆红,轻微地扭动身子,“嗯,嗯~”

上面被玩弄,下面又痒又空虚,不禁呻吟。

姜颖搓揉了一会儿,松开,俯下身吻徐薇,趁她呻吟时把舌头伸进她嘴里,胡乱地搅弄。

“唔,嗯~”

舌根发酸,姜颖贴着摩擦她的舌,两个人湿润不已,嘴角流出津液,徐薇无力地喘息,咽下她渡来的涎水。

彼此摩擦生热,滚烫之意流窜,姜颖终于退了出来,舌尖牵着淫丝,她重新趴下去她分开的双腿间,舔一下翕动的花处。

红红充血的蚌肉淫荡地蠕吸,很欠操,她凑近把鼻尖贴在软花上,再度把舌头塞了进去。

“哈啊~”

软舌磨着穴口抽插起来,不似刚才那般温吞,猛进猛出,搅得淫水肆意,发出羞耻地声响。

灵活地顶弄软肉,穴口一阵阵酥痒,徐薇喘息呻吟着,高高抬起小腹,那里一股喷胀。

舌头还在有节奏地滑入抽插,姜颖灵活地伸缩插着肉缝,咽下她的汁液,舌尖勾起,狠狠地弄她。

“啊,啊……”

腿根抖得厉害,徐薇忍不住随着颤动下身,小腹随着抽插的节奏起伏,迎合。

“好,好多啊,你,你……好棒~”

口交比她想象的滋味还要好,柔软的舌裹尽淫穴的每一寸软肉,她狠狠夹紧,受着软舌溜走又塞入的快感,时紧时松。

“啊,啊,嗯嗯……”

呻吟一声高过一声,敏感的不可思议,徐薇脸红到耳根,自己握住双乳揉搓,“姜颖~”

姜颖勾着舌头退出来,小腹猝然落在床上,她按住她的腿胯,两根手指放进嘴里濡湿。

花处完全充血,阴蒂也高高挺起,花缝微微张开淌着花汁,两片花唇娇羞打开。

她把沾着自己津液的手指放到小穴口,左手慢慢揉搓起阴蒂,这里已经敏感起来,几下便逐渐硬挺,徐薇挺动着想高潮。

“那里,重些,姜颖~”

到了这时候,她竟还能保持温柔的语调,姜颖看见她的眼角流了眼泪,不知是快感还是悲伤。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