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醉酒下(h)(1 / 2)

作品:《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季岚整个都是晕的。

明明没有喝太多酒的,她觉得迷糊,眼皮很重,睁不开,偏偏意识又是清醒的,非常清醒,尤其是嘴唇的感知。

“季岚~”

眼前一片暖黄暧昧的光影,恍惚听见谁在叫她,声音有点低哑,很御也很欲,伴着令人难以形容的水声,从舌尖慢条斯理地滚出来。

“唔……严,严婧瑶?”

季岚轻轻抵着严婧瑶的肩膀,似抱非抱,两片嘴唇都被濡湿了,温温热热,沾着丝丝缕缕的津液,水润晶亮,明显被含着吃了好几遍。

有点红,有点辣,嘴唇大概有点发肿了。

小酒馆突然变得很安静,舒缓的爵士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宁静,安适。

她对外界的感知好像在一点点地缩小,嘴唇的触感却在无限放大,季岚软软地被严婧瑶搂着,娇嫩的嘴唇像是果冻,被反复吸吮品尝。

“滋~”

喉咙有点燥渴,严婧瑶把舌从她嘴里轻轻地滑出来,舌尖向上一勾,色情地舔了一下。

“季教授,再喝一点?”

“……不要,唔,我不喝酒……”

“没关系,就一点点~”

“……不,唔~”

下巴被捏着挑起,季岚呼吸不太稳,脑袋有点晕,迷蒙蒙地望着严婧瑶,费力地眨了眨眼睛,她的面容终于从模糊逐渐清晰。

细长凌厉的眉,一股子飞扬跋扈的气质,鼻梁骨挺直,浅红的薄唇形态很漂亮,但看着便是没心没肺的花花公子样。

相貌好看是好看,就是薄情女的感觉太重了,季岚皱眉,抬手想拂开严婧瑶的钳制,不想和这个纨绔太子女对视,仿佛被看穿一样。

“好了,放开……”

有气无力,她可能真的醉了,严婧瑶勾唇,脸上也烫着,染上几分酒意的酥红,越发明艳飞扬。

拇指用力揩了一下季岚微肿的嘴唇,她又含了一小口椰子酒,低头对准吻上去,舌头灵巧地一伸一舔,将一点点温热的酒液渡了过去。

“嗯~,唔……”

季岚眉头蹙得更紧,温热的酒满是严婧瑶的味道,酒精有点冲,打头,她难受地哼唧,喉咙却轻轻一动,被迫咽了下去。

一口不知带着多少她的津液。

舌被卷住摩挲,季岚实在逃离不开,舌根被她搅弄地发酸,滋滋的水声不停,无形中又咽下了她的不少津液,浑身燥热。

旁若无人的接吻,火热且满斥欲望,酒精和肉欲掺杂在一起难解难分,季岚晕晕乎乎,最后都不知道怎么被严婧瑶带回的酒店。

陷入干净软软的大床,严婧瑶火速脱掉衣服爬上去,几下把季岚衬衫扯开扔到地上。

“唔……”

突如其来的凉,季岚皱眉颤了颤,眼神依然迷惘,她交叉双手遮住胸部,双腿屈起,略略蜷缩身子,像是第一次,懵懂又青涩的处子。

散着酒意的脸颊红云不坠,醉美人卧床,少了平日高高在上的冷意,多了几分勾人的媚态,严婧瑶看得心痒,盯着她的嘴唇几乎挪不开。

太美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性感的唇,与她冷淡的面容形成巨大的反差,既媚却清,不妖不俗。

忍不住想去亲近,严婧瑶抓住季岚的脚踝分开她的双腿,跪着向前,把她的腿缠到自己腰上。

“严,严婧瑶?”

“唔……”

季岚很迷糊,严婧瑶已俯身下来吻她,脱得精光的身体贴合住她的,温热,勃起的乳头在她的乳肉上乱顶,时不时磨蹭。

两具同样柔美的身体,摩擦起来却是山崩地裂的快感,一股股热浪拍打着彼此。

酒热挥发得更快了,季岚难受地蹙眉,乳头胀胀的,被严婧瑶擦得微疼,又很酥麻,怪怪的。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