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好奇心害死猫(1 / 2)

作品:《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过了一星期,季岚接到电话,她多灾多难的座驾依然停在修理厂,因为运输原因,本来应该运到的车漆在路上耽误了,还得再等几天。

她可爱的亲爱的敬爱的母亲又去了外地,没办法,她只能地铁上下班。

这天,季岚早上没课,但十点钟有个预约,九号病院。

那地方特殊,周围几乎没有人居住,更没通地铁,最近的公交车站也是两公里开外,病院也不轻易派车接送,何况下午有课,时间上很赶。

那地方打不到车,她想了一晚上,临时跟朋友借车不合适,第二天起来准备找租车公司。

刚要打电话,严婧瑶突然冒出来,笑嘻嘻地,“季岚,你今天是不是需要专车呀?”

“……”

“你妈说的。”

“……”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

严婧瑶出乎意料地热情,季岚除了点头,不可能撒谎,何况没必要。

“我有个预约。”

“非得今天去?”

“嗯。”

挤牙膏似的,严婧瑶心里吐槽,奈何连床上都不哼哼的女人也别指望她能主动说些什么,只能自己找话问她。

“为什么非要是今天?”

“那个患者目前主导的人格有强迫症,主人格暂时沉睡了,其他人格出现的时间受到了控制,需要间隔一段时间,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出现。”

“那十二点是啥人格?”

“girl。”

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严婧瑶瞬间来了兴趣,一个大男人身体里住着个小女孩,这没见过啊,“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

某个大律师成了好奇的猫,季岚多少觉得无语,但转念一想,“严婧瑶,你是刑辩律师吧?”

“是啊,怎么了?”

“你,是不是真的想见识一下?”

“嗯哼?”

“也不是不行,”季岚唇角轻轻扬起,难得一笑,无度数的眼镜下是狡黠的眼神,“当我助理进去就行。”

“好啊~”

此时的严大律师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季教授很会把握机会,顺便又挂着那天套出来的一点信息,轻描淡写地,“你之前跟我讲的那个杀人碎尸案……”

“你咋还记着?”

“专业习惯。”

“……”

“当是带你去九号病院的交换吧。”

就会记得些血腥的,猪猪包!为啥不记得她美美白白的肉体,严婧瑶心里继续吐槽,“行吧,我跟你说。”

季岚马上打起十二分的注意,谁知严婧瑶就憋出一句,“97年吧,有个人碎尸,被我妈抓了。”

说完没有后文,诡异得安静。

“没了?”

“没了。”

“……”

这回答等于没有,季岚抿了抿嘴唇,终究是忍住没有再问,严婧瑶绝对是知情者,可她现在不会告诉她任何有用的。

就这样,两个人吃过早餐,严婧瑶下楼去开车。

季岚坐进副驾,目不斜视,冰山冷艳,气氛沉寂得严婧瑶禁不住打寒颤。

人形冷气机啊,猪猪包!

“季岚。”

太冷了,严大律师决定手动调整一下,忽然解开安全带扑过去,双手撑住椅背,把季岚压在椅子上,偏头就去亲她的脖子。

“严婧瑶!”

季岚一个激灵,这女人又要占便宜,于是张嘴往她脖子上咬了一小口,不客气地留下了印记。

严婧瑶嗷呜一声捂着脖子退回去,疼得抽气,“嘶,季岚你是狗狗吗?”

咬得疼死了,便宜是占不了了,她郁闷地揉着脖子,重新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

冷空气没见散去,季岚杵在那里还是冷气森森的,严婧瑶一边觉得脖子疼,一边想吐槽。

什么大猪猪包?!

开出一大段,两人还是无话可说,严婧瑶受不了,“你那边的储物柜里有cd,挑一张放吧。”

“......”

按开前面的储物柜,里面果然有cd的软皮收纳,季岚拿出来打开随便翻了翻,挑了一张放进车载播放器里。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