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湿得厉害(h)(1 / 2)

作品:《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热书推荐: 蝴蝶效应 逢春 (糙汉 1v1)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臣服(女尊 NPH) 禁欲沦陷 日暮海航(西幻人外,1v1) 社恐霸总竟是团宠 《恶蛟的新娘》(1v2)

小小地高潮,季岚有点虚软,喘着气短暂放空,她以为结束了,殊不知只是开始。

严婧瑶趁机脱掉了季岚的鞋子,把丝袜和内裤从她的右脚踝褪下去,将腿抬在肩膀上。

“严,严婧瑶!”

重心不稳,她急忙按住墙,喘息更重了,发软的右腿搭在严婧瑶肩上,更多地露出了阴部。

小穴一阵微凉,季岚死死咬唇,面红耳赤,想把腿挪开,严婧瑶却先仰了头,伸舌舔起了那里。

“啊~”

腿心酥麻地一击,整个腿都软了,季岚努力缩了缩,无济于事,发着抖勉强单腿站立,左手不得不努力扶墙。

“季教授,你的穴穴好湿~”

严婧瑶架着她的腿慢慢地舔,舌尖触着阴缝,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扫弄,把它舔得分开又慢慢合拢,羞涩地收缩。

阴唇染上一层水泽,又热又湿,季岚难堪地皱眉,死咬牙关不发出不声音,下腹一阵积热的躁动。

太羞耻,那里被舔得好多,阴唇敏感得很,被舔得痒痒的,不住收缩,小穴口奇怪地空虚。

腿根麻到脚趾,快感不断,比刚才还要浓烈,她不得不微微弓起脊背抵抗这股波涛,发软的腿一直颤抖,又害怕摔了,右手禁不住插进严婧瑶的发丛,抓着她的头发。

严婧瑶任由她抓着,依然专心致志地舔她的嫩穴,舌头来回碰着一个女人最私密娇嫩的地方,感觉着火热,突然有种微妙的占有欲。

淡淡的咸涩,清黏的花液,她第一次这么品尝一个女人,她的汁水很甜美。

她和别人没有口交过,上床的叁任女友中,前两任只有短暂的几天,她用手指插,后来和徐薇在一起,她也只喜欢她用手指。

季岚是她舔的第一个女人,意外的美妙,严婧瑶互相逐渐急促,舌尖抵住娇嫩的阴唇,开始左右挑逗打转,只刺激这处。

“……哈啊~”

身体打抖,季岚没忍住叫了一声,右手更紧地抓着严婧瑶的头发,一缩,阴唇颤颤,穴道深处突然暖暖,花水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羞耻感拉到了巅峰,把她的意识烧得模糊了。

酒精和欲望相互纠缠不休,季岚有点飘飘欲仙,好像踩着棉花,严婧瑶用舌撑开她的小穴口滑了进去,又慢慢地缩回来,把她的花汁喝得干净。

“……”

身体在欲海里摇摆起伏,季岚喘息不止,胸脯胀鼓鼓地颤动,严婧瑶终于站起来,缓缓放下她的右腿,把她的上衣脱了。

这个拘谨的女人,她总是看到她穿着黎大的教师制服,板正严肃,一丝不苟。

脱掉外衣,滑落衬衫,严婧瑶把她的乳罩扯下来丢开,拢了一把她的乳峰,拇指戏弄地抠着淡粉的乳尖,轻浮地勾唇。

“季教授,你应该看看现在你有多美。”

被情欲浸入泡软的身体,高高在上的冷清被玷污,实在是太美了,严婧瑶把衬衫套回季岚的身上,开着露出被她玩弄红了的奶子,乳尖。

外套内层口袋里有条深蓝色的领带,严婧瑶深知教师制服的配套,把领带拿出来,系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

下体全裸,湿湿泞泞的阴部,耻毛还沾着淫水,上半身白衬衫露着高耸的胸脯,系在脖子上领带正好从乳沟垂下来,季岚靠着墙,微张红唇喘息,眼神染着酒意的迷蒙。

冷清的性感,严婧瑶被击中,不由一抖,自己也流了水,感觉内裤好像全湿了。

“季教授真性感~”

抬手挑开衬衫,指尖点上她的乳尖慢慢地打转,摩挲着皱起的乳晕,严婧瑶心跳也很快,她咽了咽口水,偏头靠近她的耳朵,“这样子让我很想把你狠狠地肏烂呢。”

新书推荐: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