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番外之赵方刚8(1 / 1)

作品:《办公室隐婚
热书推荐: 野狗骨头 乱交游乐园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 嫁姐(姐弟骨科、1V1) 王府小妾 赵氏嫡女 暗恋[校园 1v1]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

任亭亭哭了多久赵方刚就哄了多久。

感觉这辈子的对不起都在她的哭声中说完了。

当时他就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对她说这三个字。

原来这小谭的家里确实有些底子,跟任亭亭刚开始接触就展开了热烈地追求,人机灵很会来事,时不时在她父母面前表现,就这样被他持之以恒追了两个月,任亭亭决定跟他试试。

他对她也一直挺好的,会接她下班,经常也会给她制造一些惊喜似的小礼物,约她看电影。

其实都是正常情侣会做的事情,可任亭亭总觉得跟他之间少了些什么。

后来父亲突遇车祸,骤然离世,他慢慢就对她没有以前那般温柔体贴了。

任亭亭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人走茶凉,什么叫现实。

他以前对她的所有殷勤也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任局长的千金

他对她越来越不耐烦,她知道父亲不在了,她什么都不是,以前的那些曲意逢迎,无非都是看在父亲的脸面上。

她提出了分手,可他却说,“我们俩现在分手你让别人怎么看我和我们家?说我势力?我们家落井下石?”

她没想到在父亲走后他说话竟这样的赤|裸|裸,之前伪装得可真好,把她父母都骗得团团转。

可她也不会妥协,她坚持要分手,他最后没办法,提出让她陪他去赴个宴的要求,答应事成后就立马分手。她这才会跟他一同出现在这次的酒桌上。

谁知道她见到了赵方刚,那一刻,遥视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他,她头低着,双眼凝泪,好几次绷不住差点就要掉落下来。

任亭亭眼睛已经哭肿了,把赵方刚车里的纸巾都快用光了。

赵方刚心疼得抬手想去抚摸她脸,“我有去你公寓找过你,可你已经把房子卖了,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她躲了躲没让他触碰到,他自觉收回了手,“也去dr蹲过你,可你像躲着我似的不出现,后来涂筱柠说你新交了男朋友。”他叹了口气,“任亭亭,你心也够狠的,说走就走了,把我微信电话全拉黑,什么都没给我留,什么念想也不给我,除了新房里的那几盆绿萝。”

任亭亭红着眼看他,嗓子已经沙哑不堪,“你不是也有了女朋友?”

“分了。”赵方刚立马说,又抬眉,“你知道?你还一直在关注我是不是?”

任亭亭又不说话了。

赵方刚犹同得到一丝契机,伸手将她搂了过来,下巴贴在她的额,“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再也不混蛋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不让你一个人在家担惊受怕了。”他把她抱得很紧,“老婆,我想吃你煮的面了,你走了,我吃什么都没味。”

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惹得任亭亭想推开他都没办法,他索性皮厚地抓过她的手,“要不你再打我几下?打到你开心为止。”

任亭亭没打他,却捂住了自己的脸,“你总是这样,在我放弃你的时候再来招惹我,总是这样。”她头发都哭乱了,却在努力调整自己,“三年前是你说的,我们不合适,也是你跟小涂姐他们说的,说我压根不是你的菜。”

赵方刚怔了会儿,他没料到当初他随口在办公室里说的话居然被她听见了。

他想解释却又无力反驳。

那个时候的自己,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会栽在这小丫头手里,要是知道,她当初跟他表白的时候他怎么忍心拒绝?每每回想起自己干的那些混蛋事,他都想抽自己。

“三年前在机场,你站在远处笑着对我举手喊我名字,那样猝不及防地闯进我的世界,你陪我去电玩城,教我投篮,帮我夹娃娃,明明知道你是因为领导交代的任务才对我那样百依百顺,可我还是傻傻地喜欢上了你。我连讨厌的社会实践都不抗拒了,去了dr像块牛皮糖一样黏着你,可你瞧都不瞧我一眼,你嫌我麻烦,总是找各种理由甩掉我。”这些藏在任亭亭内心深处的痛是第一次当着他面说出来。

赵方刚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曾在无形中伤了她一次又一次。

“后来我鼓足勇气跟你表白,你云淡风轻的样子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当时的你甚至可能都觉得我很可笑。”

“亭亭……”赵方刚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可她固执地还在继续。

“可那时我就是傻啊,我以为是我太小了,太幼稚,不够成熟,我就很努力地把自己变成熟,变得不幼稚,心想,是不是这样,有一天,你眼里就能看到我?会喜欢我了?”

赵方刚此刻如鲠在喉。

“你当时说让我以后别进银行,我还是固执地进了,我天真地以为只要进了跟你一样的行业,就会了解你每天的工作,更懂你一些,至少还有个能再跟你接触的机会,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她泪眼迷蒙,又抹了抹泪水,“我不死心地选了dr,即使你已经不在了,我想那也没关系,本来dr也不允许员工之间谈恋爱,万一以后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呢?我是不是很傻?一直在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可每一次幻想,每一个幻想里都有你。”

赵方刚捧着她的脸,“亭亭,别说了好吗?别说了。”

她却摇摇头继续,仿若诉说自己心里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知道你来主动追我的时候,我开心得失眠了一夜吗?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让我一次次陷入其中,以至于只看到眼前的甜蜜,忘了你是只爱自己的人,你追我,只是觉得我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缠着你的跟屁虫,那种落差感让你挫败,其实那根本不是喜欢,只是你享受被人崇拜的感觉,是你的自尊心。”她又苦笑,“所以,即使在一起你也没有真的在乎过我,你只顾自己开不开心,我不开心了就随便哄哄,有时候甚至你都懒得哄,你以为你那样的冷暴力又比其他人好到哪里去?”

她抬眸对上他的,“那么这次呢?还是先给我吃块糖,然后再重蹈覆辙一遍一次次地伤害我?可是赵方刚,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任亭亭了,你有你的自尊我也……”

可他没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她推他他就加深这个吻,任由她的泪打湿他们的唇,直到她折腾得没力气了,他才放开她,但却依旧扣着她在自己胸口。

“现在轮到我说了。”这下换他开口,“是,没错,以前我贪玩,谁我都没放在眼里,更别提你当时那种还没进社会,不谙世事的小丫头片子,你那时候就是个小跟屁虫,我这人怕麻烦,收你为徒也是被老的,你又比我小了六岁,比涂筱柠还小,我潜意识里就把你划分成小孩儿,那会儿你还在念书,没有正式走进社会,你突然说喜欢我,我只当是个小女孩还没成熟的表现,错把对师父的那种依赖当成喜欢。”

往事历历在目,回忆涌上心头,任亭亭还是难受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赵方刚用纸巾给她擦脸,“三年前我自以为是地拒绝你,伤害你,三年后又为了所谓的脸面和自尊心再次伤你,你为了我一直在改变,你次次的退让却换我次次地变本加厉,不知好歹。”纸巾见底了,他就索性用手给她拭泪,“知道你爸的事后,我在你家楼下待了一宿,我知道你一定难受狠了,可我用什么身份再去找你?我连想安慰你的资格都没有,后来去他老人家的葬礼,看到你靠在别人怀里哭,我就想,那位置本来该是我的,被我自己作死了。”

他眼眶也红了,“你走了我经常去那个新房里,一坐就是半天,里面大大小小的东西全是你挑的,我连抽烟都是苦的,我后悔,自尊算个屁,我怎么就把我那么好的老婆给弄丢了。”

任亭亭的手被他紧紧握住扣在胸口,他望着她声音哑沉,“今天这事我没碰上就算了,被我碰上了我就不会再轻易放你走了,亭亭,回家好不好?”

他那句“回家”让任亭亭再次泪奔。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赵方刚以前不信,现在信了,手忙脚乱地给她擦了一会儿见她迟迟不语他又死皮赖脸了,“那我跟你回家也行。”

“谁要你跟我回家。”长久寂静,任亭亭终于用浓重鼻音开了口。

赵方刚心头一喜,“那跟你去别的地方也成。”

“谁要你。”

赵方刚就去蹭她,“你要我。”他紧圈着她像失而复得的宝物,“老婆,你也舍不得我是不是,你心里一直还有我,我答应你,所有的臭毛病都改,再也不伤你心了好不好?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他语气卑微,几近哀求,任亭亭靠在他肩上狠狠咬他,嘴里嗔怪着,“我真的讨厌死你了,也讨厌死自己了,每次都不争气。”

她咬得可真重啊,赵方刚吃痛却由她咬,还把自己送上去,“是,我全世界最讨厌,老婆想咬哪儿就咬哪儿,你开心就好。”

任亭亭推他,“神经病。”

他牢牢注视着她,“那,原谅我了?”

任亭亭不发一词。

他就装可怜地握住她手要让她抽自己,打了好几下,这招果然奏效,任亭亭抽回手,终是松了口,“赵方刚,这是最后一次。”

赵方刚赶紧发誓,“绝无以后!”语落,不等她说话就捧起她脸亲了又亲。

“喝了酒臭死了你。”任亭亭虽嫌弃着却没再推开他。

“亲我自己媳妇儿怎么了?好久都没亲了。”蓦地他停了下来,“那小王八蛋有没有亲过你?”

“……”

以为她是默认了,赵方刚嘴里骂着“他妈的”就要开车门。

任亭亭把他一拉,“干嘛去?”

“再进去把他废了。”

“神经啊你,没有。”

赵方刚看看她,“真没有?”

“真没有。”

“那他碰过你哪里没有?”

任亭亭打他,“烦死了你赵方刚,没有没有,都没有。”

赵方刚这才放心了,把她再次揽进自己臂弯,把她当宝一样在她额上印上一吻,“你是我的小姑娘,谁都不能碰。”

任亭亭躺在他胸膛听着他心跳。

三年前的初见,让她的心宛如泼出去的水,在他那里再也收不回来了。

她在心底叹着气,任亭亭,你就这点出息,世上男人千千万,偏偏就在赵方刚这棵树上吊死了。

“那你呢?”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他。

赵方刚一懵,“我什么?”

“你跟你那女朋友……”任亭亭说了半句又不说了。

“那还不是你被你气的,你扭头就走,把我扔下就算了,转眼就跟别人好,我想你都不要我了,我跟谁好不是好。”

任亭亭抬头,“那你就真跟人家好了是不是?”

赵方刚立马就狗了,“没有没有,就牵了个小手,后来我主动分了,我也不能心里装着你老吊着别人,耽误人家是不是?”

任亭亭默然他又补充,“真的,除了手,她其他地方我碰都没碰过啊老婆。”

“那今天这饭局你要是没来,或者我没来,我们没遇上,你就打算孤独终老了?”任亭亭又问。

赵方刚把她手抓到唇边吻着,“怎么可能,就算今天没遇上,也准备找机会给那小王八蛋使个绊子,c市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尤其银行业,我赵方刚混了这么多年,想搞个人还是可以的。”

任亭亭瞪他,“你,你公报私仇?”

他把她一勾,“谁让他跟我抢女人。”

任亭亭推他一下,“我告诉你,就算我这关过了,我妈那里你要怎么办?她本来就觉得你油嘴滑舌,年纪又比我大那么多岁,以前是我坚持她才没反对,后来分手她对你印象更差了。”

赵方刚却笑笑,“这你都能担心?你老公我可是妇女之友。”

任亭亭拧他,“跟你说正事呢。”

“我知道,放心,你妈那儿不是问题。”赵方刚则胸有丘壑。

任亭亭还在心思重重,他便凑过去一亲芳泽,“去我那儿?”

任亭亭咬了他一口,“去什么去,我得回家,不然我妈该问了。”

赵方刚就耍无赖,覆在她耳边,“我这当和尚当的身上都要长出草来了,女施主,行行好,不给我吃口肉喝口汤总行吧?”

任亭亭继续没好气,“你当你的和尚好了,管我什么事。”

赵方刚不要脸地抓过她手停在某处,继续不害臊地问,“你不想吗老婆?”

任亭亭脸红得要熟了,下一秒对他拳打脚踢,“老男人不要脸。”

赵方刚任她打着,笑着发动了汽车,“行啊,让你知道老男人才更有魅力。”

任亭亭就这么被赵方刚拐回了他的小公寓。

他是真的憋狠了,像个猛兽一样恨不得把她撕开,要不是她还要赶着回家,她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从床上爬起来。

“别走了好不好?”她穿衣服的时候赵方刚从她背后又贴了上来。

“你想被我妈拉入黑名单是不是?”任亭亭浑身酸痛死了,身上也被他折腾得满是印记。

提到这个赵方刚就捏捏她小屁股,“你一会儿就把我微信加回去。”

她不应他就拍她,“听到没有。”

任亭亭打掉他手,“知道了。”然后踹他,“你快起来送我回去,不然我妈该打电话催我了。”

“你妈现在管你这么紧?”

任亭亭穿衣服的动作微滞,声音低了几分,“我爸走后,她情绪就不太稳定,她现在只有我了。”

赵方刚听得心里也堵,他轻轻吻吻她的肩膀和颈脖,“那以后把她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别让她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

任亭亭又瞟他,“谁要嫁给你。”

他把她从后面一搂,“你人都是我的了,不嫁给我嫁给谁?”

“直男。”

“就直了,我不仅直我还刚呢!”说着又去蹭她。

任亭亭被他弄得又痒又软,嘴上却还硬着,“你快点。”

“快?哪儿快?再来一次是不是?”

“别贫。”却再次被他拉下去,“喂!”

他一只手撑在床沿密密吻她,“我快点。”

任亭亭推都推不开他,最后带着哭腔怪他,“你讨厌……”

赵方刚这次是真的改掉曾经那些花花公子的臭毛病,重新做人了。

为了一表决心,他回去就差跪在父母面前了。

“老头,老太,你们也不想看我孤独终老吧?亭亭她妈那边现在只有你们出马了,救救孩子吧!”

他老头恨不得踹他,“你说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之前都要结婚了你给我搞一出分手,那是任局长的女儿啊!我脸都给你丢光了,那段时间我走在单位都抬不起头来,你知道我同事都怎么在背后议论的?说我赵某人教子无方,儿子虽然事业有成却总在外花天酒地,我赵家就不是能娶良家妇女好好过日子的人家。”他爸手边要有东西就往他身上砸了,“我在单位兢兢业业了一辈子,行业里人人都敬重我,你却不仅把我,还把我们家名声全败坏了,要不是你妈拦着,我早抽死你了我!”

一向在他爸面前硬骨头的赵方刚这次也难得地认怂,“老头,你要打要骂随便,这次我绝不给你再丢人了,亭亭我是一定要娶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亭亭那么懂事乖巧的孩子,说实话我一开始真当她是个娇身惯养的大小姐,可后来接触下来根本不是那回事,人家虽然年纪小却知书达理,什么都向着你,可你臭脾气一上来说分就分,你说你多伤人家姑娘的心?”他妈也拍着桌子恨铁不成钢道。

赵方刚被父母骂得也想扇自己,“我知道啊,我也后悔啊,这不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给又追回来,我这次是认真的,爸,妈,你们得做我坚强的后盾啊。”

他爸想想还是气,“后盾!你自己数数,从小闯的祸我跟你妈给你擦的屁股还少?”

赵方刚趁热打铁,“那多一次也不多了,这次再帮忙擦一下啊。”

他爸直接一脚踹过去,“你个狗崽子!”

赵方刚也没躲,挨了一记边吃痛边不忘拍马屁,“老头,只要这次你帮我搞定,我的车以后随你拿去开,还有我珍藏的那些酒跟雪茄,你不是喜欢吗?全给你!”

他爸闻言扬手要揍他,“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来这套?你少来!”

赵方刚抱头防御,却喊,“真的!这次真不诓你!通通都给你!骗你我不是人!”

他爸一掌拍他背上,“你不是人我是什么!”

赵方刚继续挨着打,跪舔他爹,“您是电,您是光,您是我唯一的神话啊爸爸!”

“滚犊子!”

赵方刚这次在他再抬脚前躲了一下,“爸爸!雪茄!酒!车子!考虑一下啊爸爸!”

他爸也踹累了,停下动作喘气,“你认真的?”

“天地可鉴!”

他爸思忖须臾,最后松口,“行,成交。”

赵方刚瞬间喜笑颜开,拍拍他老头肩,“兄弟兄弟,够意思。”

头上却又被挥了一记,“我是你爹,昏了头了你!”

他捂着头,此刻怂得一逼,“是是是,不仅是我爹还是我男神。”

却暗自腹诽,这老头怎么总那么天真好骗?

任亭亭家赵方刚父母带着赵方刚拎着一堆东西亲自上门给人家妈妈道歉。

再加上任亭亭一根筋地就认准赵方刚了,她妈最后只得也松了口,说再给赵方刚最后一次机会。

赵方刚当时就如释重负,如重获新生,要不是顾及双方家长都在,他恐怕要搂着任亭亭狂吻了。

他紧紧握着任亭亭的手,这次紧到难以割舍。

赵方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酒吧ktv从此告别,连应酬都能推的就推,朋友同事都笑他从良了,他只说,“要早点回家陪老婆。”

很快业界就传出,y行最有潜力的总经理赵总是个妻管严,被他的小妻子治得死死的,以前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他现在连买个东西都要问下女朋友意见。

果然一山还比一山高,一物降一物啊。

后来连涂筱柠都忍不住问任亭亭,“你不给小赵哥零花钱用吗?”

任亭亭一脸冤枉,“怎么可能?是他自己非要让我管钱的,什么卡全都扔给我了,但我从不克扣他花钱。”

涂筱柠点点头,又偷偷跟她传授经验,“不过男人,钱是要管管。”

任亭亭一听来了兴趣,“你们家也是你把持钱?”

“那倒也不是,就是大钱各有各自管的领域,比如投资股票基金这种他管,理财什么的我管。”涂筱柠告诉她。

“那小钱呢?”

涂筱柠喝了口水,“我一般每个月给他两千块现金当零花钱,平常给他一张额度五万的信用卡,毕竟男人嘛,出去应酬多,有时候要请客结账,也不能整得太寒碜。”

任亭亭一愣,“纪,纪总一个月零花钱就两千块?”

涂筱柠点点头,“是啊,两千块不错了好吗,他平常也很少有要自己花钱的地方。”

任亭亭惊讶的同时又觉得自己也学到了,于是默默记下了。

直到赵方刚的零花钱也变成了两千块,他有天没忍住去跟纪昱恒吐苦水,“老大,你能不能跟你家涂筱柠回去说说,别让她整天没事给我们家亭亭教些歪门邪道,这一个月只给自家男人两千块零花钱是人干的事吗?”

赵方刚只收到了那熟悉的死亡凝视,瞬间拍拍自己嘴,改口,“两千块零花钱可太多了!贤妻模范!”他竖个大拇指又拍拍手,“好!好!值得我家亭亭学习!”

最后他只得回去跟任亭亭说,“你少跟涂筱柠学啊,她鬼点子多呢,你别被她带坏了。”

任亭亭却说,“纪总都没意见你倒先有意见了?是不是心虚了?”

赵方刚又打自己嘴,哄她,“没有没有,老婆你做什么都对,都对。”

心里暗自怼涂筱柠。

臭丫头,以前暗地里在老大那儿当眼线,现在又暗地里在我老婆那儿坑我,有仇啊这是?

在看电视的任亭亭突然踹他一脚,瞪视,“你还在这儿坐着干嘛?”

他赶紧站起来,麻利地去厨房洗碗,过一会儿朝外问,“老婆,今天想吃什么水果啊?”

“榴莲吧。”

“收到。”一想这水果家里没有啊,赶紧说,“洗好碗我就去给你买啊。”

任亭亭看着电视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宛如一个少奶奶。

赵方刚宠溺地看着她,又暗戳戳想,是不是此时此刻老大也在家里被涂筱柠虐待着在厨房洗碗呢?

一念至此他心里也就平衡多了。

然而此时此刻纪昱恒不仅不在厨房洗碗,同样在家客厅沙发上舒适地坐着,大爷一样地接受着涂筱柠新学的按摩。

她帮他这边揉揉那边按按,然后嗲嗲地问,“老公,舒服吗?”

纪昱恒闭着眼睛都快睡着了,“嗯,手劲可以再重点。”

“好嘞。”

今天女儿在涂筱柠爸妈那儿,两人难得享受一下久违的二人世界,涂筱柠可积极了,又喂他吃水果,又给他按摩的。

突然她打了个喷嚏,然后又接连打了两个。

纪昱恒睁眼,仰头看她,“感冒了?”

涂筱柠揉揉鼻子,“不是。”

“那怎么接连打三个喷嚏?”

涂筱柠耸耸肩继续给他揉捏脖子,“不知道,可能有谁在骂我?”

纪昱恒伸手把她一拉,“谁敢骂你涂经理?”

涂筱柠用指尖戳戳他胸口,“说不定就是纪行长你呢。”

纪昱恒把她抓过来,“污蔑我是要受惩罚的。”

涂筱柠扬着下巴才不怕他,“那你来啊。”

纪昱恒低头吻上去,又急又凶,用实力行动告诉她什么叫惩罚。

最后涂筱柠差点哭着跟他求饶,“老公我错了错了……”

开春的时候,赵方刚和任亭亭结婚了。

涂筱柠笑言,“真好呀,这旺季开门红过后就结婚,真是鸿运当头,喜气洋洋啊。”然后她拍拍赵方刚,“今天起你可得叫我大嫂了吧?”

赵方刚切了一声,“想占我便宜你想得美。”

“哎,你老婆喊我姐,你喊我老公老大,这论辈分你不就得喊我大嫂么?”涂筱柠边分析边威胁他,“快喊,不然一会儿我不让纪昱恒上台给你当证婚人了啊。”

赵方刚瞪她,“别得寸进尺啊涂筱柠,别以为老大在我不敢揍你啊!”

涂筱柠有恃无恐,“那你揍个试试啊。”

两人还在门口闹着,突然有人喊,“小赵,小涂。”

两人循声看去,是饶静,身边是她的顾先生,一手牵着他们的儿子,另一手抱着他们的小女儿。

涂筱柠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师父!”然后冲过去一把将她抱住。

当初她补办婚礼的时候饶静本来是要回来的,却因为她儿子突发高烧,上吐下泻,不适合长途奔波,最终没能赶回来,后来饶静又怀孕,回国的事再次被搁置,就这样两人只能在微信上保持着联系。

这成了师徒俩心里一直以来的遗憾,现在赵方刚结婚,饶静可算是赶回来了。

师徒俩多年未见,眼眶顷刻就红了,两人抱了一会儿,再互相看看。

饶静感叹,“你现在真成涂经理了。”

涂筱柠在她面前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小女孩,“哪有。”视线跟落向她身后的顾先生,赶紧打招呼,“师公!”

饶静的嫌弃不减当年,“我说了不许这么喊,难听死了。”

涂筱柠已经去逗她儿子女儿了,顾砚让儿子叫人,他乖乖喊了声阿姨。

涂筱柠抚抚他头,“哎,真乖。”然后再去看看顾砚怀里的小肉球,“好可爱啊。”

小姑娘还小,有点怕生,搂着爸爸脖子闷躲在他肩上,不敢看人。

“叫什么名儿啊?”涂筱柠问。

“儿子叫顾宣,女儿叫顾画。”饶静告诉她。

涂筱柠连连点头,“这一听就是书香门第啊。”

饶静也好奇地推推涂筱柠,“你家女儿呢?给我瞧瞧,我得看看这纪昱恒强大的基因是怎么遗传的。”

正说着,纪乐愉小朋友跟她爸爸来了,她从甜品台搜刮了不少东西,左手拿着小蛋糕,右手握着小饼干,嘴里还含着棒棒糖,她爸也不管,由着她开心。

涂筱柠就招呼她过来,“纪乐愉,到妈妈这儿来。”

小东西屁颠屁颠就过来了,纪昱恒跟在她后面,看到了饶静。

“老大。”饶静唤了他一声。

他颔首,跟女儿站定在她面前,视线瞥向她身后的顾砚和一对儿女,“回来了?”

饶静也点头,“是啊,你们的婚礼我没能赶回来,小赵的婚礼不能再错过了。”

她又低头看看纪乐愉,蹲下身忍不住摸摸她小脸蛋,“真漂亮啊,果然女儿像爸爸。”

涂筱柠揉揉女儿小脑袋,“乐乐,叫人。”

纪乐愉小朋友拿下嘴里额棒棒糖甜甜地叫人,“大姐姐”

这一叫可把饶静叫得心花怒放,“我可是老阿姨了,哪有这么年轻啊。”再看看涂筱柠,“你女儿不得了哇。”

涂筱柠就谦虚地推到纪昱恒身上,“随她爸,情商高。”

饶静抚抚乐乐的小脸蛋赞不绝口,“多好啊,这才多大嘴就这么甜,长大可不得了。”

“我说,你们有娃了不起是吧?我的婚礼把我晾在一边呐?”赵方刚也过来了,颇为不满地吐槽。

饶静看到他挑挑眉,还跟以前一样逗他,“赵公子,你自己终于也踏进婚姻这座坟墓了啊?”

赵方刚容光焕发也不否认,“是啊,找到真爱了呗。”

饶静瞧瞧他后面的任亭亭,“最后还是栽在任小公主手上啊,当年你还作。”

“我啪啪打脸啊,早知道她是我老婆,三年前就拿下了。”

这边正聊着,那边又有声音响起,“方刚,老大!”

几人一看,是许逢生带着老婆孩子来了。

这下,曾经的拓展一部又凑一起了,而且还拖家带口的,全了。

大家再得重聚,似老战友老朋友般有聊不完的话题。

迎宾就要开始,摄影师已经就位。

“你们,要拍张合照吗?”他摆弄好相机问。

赵方刚点头,“拍!”然后把任亭亭拉过来,“我们部门再次重聚,当然得拍。”

他邀请纪昱恒站中间,“老大,你们夫妻站中间。”

涂筱柠立马拒绝,“这怎么行,今天你是新郎啊!”

“现在是以部门名义拍照,不是以婚礼。”赵方刚说着让大家站好,“就按当初我们部门合照的站位来站啊,家属抱着娃站旁边。”

大家各就各位,跟当年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身边各自有了家属,还有孩子。

纪昱恒抱着女儿站在涂筱柠身侧,一如当年部门第一次合照,涂筱柠侧眸望着他,那画面恍如隔日,那会儿明明已经是夫妻了,她站在他身边却特别紧张不自在,一转眼,女儿都这么大了。

“妈妈拍照不认真,老盯着爸爸看。”纪乐愉小朋友突然发现了自己妈妈的“不专心”,伸出小指尖轻轻摸她脸。

纪昱恒显然也注意到她的凝视了,他侧过头提醒,“看镜头,不是看我。”

跟当时在巴厘岛合影时说的话一样。

涂筱柠眸底潋滟,她笑着哦了一声,转而望向镜头。

“我喊123大家就笑啊。”摄影师举起相机,“1—2—3!”

——咔嚓

画面定格。

还是曾经的拓展一部,但大家有了各自的家庭,还有了生命的延续。

所有人心底都有感触,于他们而言,这份感情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同事情谊了。

“照片到时候发我一份啊!”饶静嚷嚷着。

赵方刚说,“知道了知道了,不会少你那份的姐姐。”

任亭亭站在一旁凝神看着这温馨一幕,却突然捂了一下胸口,虽然只是个细小的动作,却被涂筱柠捕捉到。

“怎么了亭亭?累了?”她问她。

“就突然有点不舒服,可能中午吃的还没消化。”任亭亭说。

涂筱柠打量她一下,“你,那个还准吗?”

“我时准时不准。”她一愣,似也想到了什么。

不会那么巧吧?那次家里没t了,外面又在下雨,她算了一下是安全期就懒了一下没出去买,事后赵方刚问要不要给她去买药,她太困了说不用,不会就中标了吧?

“你俩说啥悄悄话呢?涂筱柠是不是你又教我老婆什么乱七八糟的?”赵方刚招呼好饶静,许逢生进婚宴大厅后靠过来问。

涂筱柠翻他白眼,“我是作为过来人给你发现了一个小惊喜好吗?”

赵方刚茫然,“什么小惊喜?”

涂筱柠卖关子,“让亭亭自己告诉你吧。”然后她笑着去找自家老公跟女儿了。

赵方刚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再看看任亭亭,“你俩打什么暗语呢?我怎么都听不懂她说话了?”

任亭亭什么也不说,抬手就打了他一下。

赵方刚莫名其妙挨了打,问她,“到底怎么了?”

任亭亭就怪他,“都是你!”

“我怎么了?”

任亭亭拉他低头,小声凑在他耳边,“那个推迟有一阵了,可能有了。”

赵方刚一怔,忽而傻笑起来。

任亭亭捂他嘴,“你笑成这样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赵方刚拉下她手,“我开心啊!”

任亭亭噘嘴,“可我说了不想一结婚就有孩子的!”

“那现在有都有了,也不能全怪我是不是?”

任亭亭继续打他,“怎么不怪你!就怪你!”

赵方刚把她一搂,“好好好,就怪我,你别累着,回家我慢慢给你打,抽我都行。”他低头亲亲她额头,向她承诺,“老婆,我会当个好丈夫,好爸爸的,你看,刚刚拍合照他们都有孩子,就我没有,我都没炫耀的东西,可难受了。”

任亭亭听着不太对,“孩子是东西?”

“不是不是,不是东西。”

“说什么呢,谁不是东西!”

赵方刚又想掌嘴,只得说,“我,我不是,我行了吧!”

“哼。”

赵方刚啄着她的唇继续哄她,“老婆,谢谢你送我这个结婚礼物。”

任亭亭不依不饶,“我跟你讲,孩子以后你带啊。”

“好好好,我带我带。”

“我不会放弃工作的。”

他握紧她双手,“绝不让你放弃,你继续做你的女强人,我做你背后的男人。”

任亭亭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少贫,你也不许待我背后,怎么的也得混到行长。”

赵方刚捏捏她小鼻子,“好,老婆让我做行长我一定做到行长,我们一定会超越老大夫妻俩,成为行业内第二对神仙眷侣。”

任亭亭心头一动,仰头向他索吻。

赵方刚低头覆上她的唇,继而在她耳边低语,“我爱你,我的小姑娘。”

任亭亭也踮起脚尖贴到他耳边,“我也爱你,师父,一直。”

两人再次紧紧搂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而从此刻起,他们也有了新的延续……

——全文完——

新书推荐: 暗恋[校园 1v1] 网红整容手册【NP】 有妻徒刑(论挨操心理学) 【西幻】圣子(1V1,H) [电竞]男神,操粉吗(NPH)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 侯府婢h 想你(1v1H)